丁承运:古琴曲《梅花三弄》考源

时间:2019-12-09  点击:
手机版

  《梅花三弄》考源

  丁承运

  仅有很少几首琴曲能像《梅花三弄》那样流传广泛而且经久不衰的。乐曲以其清新流畅的曲调,刻划出梅花高洁芬芳,不畏严寒的生动形象,至今仍在感染着千千万万的听众。琴家演奏所依据的谱本大都是《春草堂琴谱》和《蕉庵琴谱》,曲谱的渊源多取明朱权《神奇秘谱》(1425年)引据《琴传》的说法,即晋桓伊作笛曲《梅花三弄》,经后人(一说为唐颜师古)改订入琴曲,流传至今。

  我自早年得顾梅羹先生传授《梅花三弄》,后来又向张子谦先生学广陵派弹法,一直对此曲十分喜爱。后来,读《晋书》桓伊为王徽之吹笛,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主客不交一言的记载,又与朱权《神奇秘谱》的解题不同,近几年有学者就据此断言:既然史书记载桓伊作的是三调那么,说桓伊作《梅花三弄》就完全是无稽之谈了。把明、清以来几十家琴谱的解释全部否定了。

  这就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曲目既与桓伊无关,则应是什么时代的作品?曲谱的来源与演变又是怎样的情况?不搞清这个问题,近来音乐史研究和教学中常以此曲为例来窥测魏晋在民间音乐特点的做法,就纯属一种误解,无异于缘木求鱼了!可事实是否如此呢?因而对此曲的来源,作了如下的考证。

  《梅花三弄》的曲名,在最早的版本《神奇秘谱》原注中,还有又名《梅花引》、《玉妃引》一段文字;明《谢琳太古遗音》曲名作《梅花曲》;《文会堂琴谱》、《古音正宗》则称作《梅花》。但《梅花三弄》和这些异名,在早期古琴文献如《琴历》、《碣石调幽兰》卷子、宋僧居月《琴曲谱录》中却都没有收录。

  古语说:礼失而求诸野。读宋人传奇《李师师外传》,其中有帝赐师师隅笙,命鼓所赐蛇跗琴,为弄《梅花三叠》,帝衔杯饮听,称善者再的描述。虽说是出自小说家的手笔,却反映了重要的情况,至少可以使我们了解到,北宋已有了此曲,而且三弄也称三叠。目前还没有见到过更早的文字材料,但据《神奇秘谱》以下的各家琴谱解题,都说《梅花三弄》原系笛曲,这就给我们提供了更早的线索。

  可能是古乐书散亡的缘故吧,音乐文献所记载的笛曲名很少,但在诗人的吟咏中却不难见到,如唐李白的《清溪半夜闻笛》:

  羌笛梅花引,吴溪陇水清,塞上秋浦月,肠断玉关情。

  《从军行》:

  从军玉门道,逐虏金微山,笛奏梅花曲,刀开明月环

  《观胡人吹笛》:

  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声,十月吴山晓,梅花落敬亭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到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令人惊异的是,早期琴谱中所载《梅花三弄》的一些异名,在李白诗中几乎全出现了。这难道仅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吗?白居易更有《六么》《水调》家家唱,《白雪》《梅花》处处吹的诗句。正是生动的唐代音乐生活的写照,可见其流传之广。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梅花,竟然能够家喻户晓,远及边陲僻壤,几乎成了笛曲的代称了呢?

  唐段安节《乐府杂录》说:笛,羌乐也,古有《落梅花》曲。按《落梅花》亦名《梅花落》,唐人诗中咏落梅曲的作品极多,如高适、杜牧、皮日休、李峤、韦庄、张祜、谭用之等均有篇什,可见是极有代表性的曲目。而唐人所称笛曲《梅花引》、《梅花曲》、《梅花》等,都是《落梅花》曲的别称,在唐代一定极为流行,不然唐代诗人为什么会这样津津乐道,竞相吟咏?这样的情况,在笛曲中是独一无二的,无怪乎段安节仅举出这样一个曲目来解释笛乐了。)

  那么,笛曲又是什么时候改变为琴曲的呢?颜师古改订之说,虽不足凭,但唐初四杰之一的骆宾王诗中有:

  鹦鹉杯中浮竹叶,凤凰琴里落梅花:之句,按琴为梧桐木所制,传说中凤凰非梧桐不栖,因而凤凰琴即七弦琴的美称,与上句鹦鹉杯对仗。由此可证,梅花一曲,自初唐就已谱入琴曲,其来源就是笛曲《落梅花》。而《梅花引》、《梅花曲》、《梅花》这些异名也是沿承笛曲而来,并非出于琴家的杜撰了。在明代琴谱《琴谱正传》、《西麓堂琴统》、《杨伦太古遗音》中,此曲的小标题还有落梅的段落,尚存古笛曲的遗意。《琴苑心传全编》称《梅花三弄》为颜师古所改编,以骆宾王诗之时代相验证,都在初唐,倒也相去不远,看来还是事出有因的。

  《落梅花》一曲的渊源,系汉横吹曲之一。《乐府传集》解题说:《梅花落》本笛中曲也。刘宋的鲍照、梁吴均、陈后主、唐卢照邻均有辞,说明自刘宋至唐,一直流传,未曾中断。晋桓伊以善吹笛名世,《晋书》所载其为王徽之吹笛: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云云,按《古今乐录》说笛有下声弄、高弄、游弄;又张永录曰:(平调)未歌之前有八部弦,四器俱作,在高下游弄之后,凡三调,歌弦一部。由此可见《晋书》上所称的三调,不必一定是指的清商三调,在笛曲中,倒更可能是指的高、下、游三弄。因而说,这段记载虽与朱权所引据的《琴传》不同,却也没有多大的矛盾。从琴曲来看,所谓一弄、二弄、三弄,即是下准、中准、上中准的三段泛音曲调,这个变奏法不同于其它琴曲,可以想像这是笛曲三弄的遗迹。以琴曲逆测笛曲的三调弄,似乎是以低吹、高吹、低高相间杂吹同一个曲调而称之为下声弄,高弄和游弄了。

  从时代来看,《梅花落》既然为横吹曲中之笛曲,而且是脍炙人口的代表性曲目,桓伊以善吹笛名世,如果不善吹这首曲子倒是一个怪事了。问题在于这个为作三调的作字,实是演奏之作,而不宜理解为作曲之作,以《晋书》原文参合汉横吹曲的情况,此处就不难理解了。

  综上所述,琴曲《梅花三弄》来源于古笛曲《落梅花》,确为汉晋民间音乐遗声,谱入琴曲的时间当不晚于初唐,流传至今,在一定程度上还保留着古笛曲的某些特点,实属难得的佳品,此曲真可谓源远流长了。

  原载《乐苑》1987年第一期

本文标签: 民族弹拨乐器

上一篇:上海青年演奏家段皑皑:让二胡自己来“说话”_二胡教学
下一篇:世界著名钢琴家巴特·博曼故事

乐器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