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西游记》中一句歌词,导演杨洁竟“结仇”30年!人

时间:2020-02-06  点击:
手机版

  原标题:因《西游记》中一句歌词,导演杨洁竟“结仇”30年!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难觅一知音

  1986年春节,

  《西游记》一经播出便火遍全国,

  这是中国第一部被搬上荧幕的四大名著作品,

  造就了89.4%的收视率神话,

  重播超过四千次,

  创下了电视剧重播次数之最,

  成为一部公认的无法超越的经典,

  更成为无数人童年、

  青春的印记。

  

  除了情节的神还原,

  剧中还给我们带来很多经典的主题曲,

  即使时隔34年我们依然念念不忘,

  只要前奏一响起回忆便扑面而来。

  我们仍然会热泪盈眶,

  心生感动。

  

  这曲《云宫迅音》则出自

  著名作曲家许镜清之手,

  1983年春,

  在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担任作曲的许镜清,

  被推荐给了电视连续剧《西游记》

  的剧组担任作曲。

  此时他已经年过40,

  在西游记剧组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配乐师,

  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为

  《生无名 本无姓》的词本配曲。

  导演杨洁听了他的配曲后,

  开始留意这个中年人,

  可以说杨洁就是他的伯乐。

  

  本来《西游记》的开头曲

  是另一个做作曲家编写,

  但是杨洁听完并不满意,

  突然想到了许镜清,

  杨洁给许镜清的任务,

  就是写一段2分40秒的音乐,

  传递整个西游记的意境。

  至于怎么写,

  杨洁自己也说不清,

  只能告诉许镜清“随便写”,

  没有方向没有要求才最是最难的。

  

  一百多个章节,

  数百个人物,

  全都要概括在这不到3分钟的音乐里,

  许镜清冥思苦想了三天终于有了思路,

  《云宫迅音》整个乐曲有两条线,

  一条是管弦乐的刚线,

  一条是女声的柔线。

  许镜清说,

  “刚线传递的是一种正义感力量感,

  你可以理解为孙悟空的力量,

  也可以理解为唐僧的坚韧,

  是整个西行之路的总基调;

  而柔线是美的,是空灵的,

  是九天上的宫阙,

  也是西路上的妖精,

  是笼罩了西游记的神仙色彩。”

  

  但旋律基调定了,

  作曲还没有完成,

  许镜清对选用的乐器犹豫不决。

  写《猪八戒背媳妇》的时候,

  他要求演奏一定用板胡而不用二胡,

  理由是二胡悲戚,

  而《猪八戒背媳妇》是诙谐的,

  正适合板胡。

  他曾现场给记者用钢琴演奏过一次

  《猪八戒背媳妇》

  然后说:

  “ 你看,感觉完全不对味了吧!”

  

  孙悟空出世是什么声音?

  他尝试了数百乐器,

  却始终觉得不是他要的感觉,

  直到他在录音棚听到了电子鼓的声音。

  这是改革开放初期,

  一个私企来录音棚录“靡靡之音”,

  电子鼓是从国外买来的。

  许镜清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定了

  ——这就是孙悟空出世时该用的乐器。

  

  当时中央电视台还没有电子鼓电子合成器,

  更没有用电音作配乐的先例。

  许镜清打定主意之后,

  录《云宫迅音》时电子鼓是从私企借来的,

  录曲的时候被惯于奏大鼓的乐手

  打出了好几个窟窿,

  幸好最后私企的人没追究;

  录完了《云宫迅音》被领导批评:

  “电音是西方的怎么能

  放到中国古典名著中来?”

  差点丢饭碗,

  幸好这时被被导演杨洁力挽狂澜保住。

  

  

  杨洁放下狠话:

  “如果艺术上的事由我管,

  那么台领导别插手,

  如果艺术上的事领导管,

  那么我把片子拍完,

  你们自己拿去剪”。

  怼的台领导无话可说只能妥协。

  因为杨洁的信任,

  因为许镜清的才华,

  才保住了这惊艳后世

  让无数观众感动的《云宫迅音》,

  不然真的要湮没在废稿中令人扼腕叹息。

  

  但是所有曲子中

  他最喜欢的当属《女儿情》,

  这也是如今很多人KTV点唱率最高的一首,

  既温柔婉转,

  又柔肠百结,

  将女王对唐僧那种依恋不舍,

  又因为责任约束

  无法相守的无奈诠释得淋漓尽致。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因为《女儿情》中的一句歌词,

  让一向交好的导演杨洁和

  著名作曲人许镜清足足“结仇”30年之久!

  趣经女儿国这集是杨洁的倾心之作,

  因为整部西游记就这一集突显人情浪漫,

  杨洁导演作为一个女人,

  对这一集颇为有感,

  格外重视,

  剧情中的一颦一笑她都亲自指导,

  不仅演员的演绎被严格要求,

  连这集的主题曲导演也分外重视。

  

  女儿情这首歌本来是由闫肃作词,

  许镜清作曲,

  因为这集讲的是

  女儿国国王对儒雅的唐僧一见钟情,

  却因为世俗的束缚不得不遗憾收场,

  许镜清对这段音乐的概括是,

  难以言喻的深情。

  女儿国国王是不能对唐僧说我爱你的,

  但是音乐要处处替她表达出我爱你。

  

  当《女儿情》写好时,

  还没进录音棚这首歌便让导演、

  录音师兴奋不已,

  录音当天,

  从来不参与配乐的杨洁导演

  却突然出现在录音室不走。

  

  录音过程中杨洁导演

  越发觉得歌词不对劲,

  于是叫停要求歌词重新返工,

  把闫肃的歌词从头到尾改了个遍,

  其他的都能忍,

  但是“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这一句让这两位争执不已。

  

  许镜清觉得女儿国国王

  一直称呼唐僧为御弟哥哥,

  歌词应该是“悄悄问哥哥女儿美不美,”

  不该叫“圣僧”,

  他说:

  “这是女儿国国王的细语呢喃,

  又俏皮又羞涩,

  称呼哥哥才是她的心声,

  如果用圣僧,

  我觉得这反而把他们的关系拉远了。”

  

  而杨洁导演却坚持用圣僧两个字,

  因为在杨洁的心里,

  唐僧就是圣僧。

  争执不下,

  “霸道”的杨洁导演

  最终还是在电视剧中用了圣僧二字。

  

  2017年的4月15日

  杨洁导演去世,

  享年88岁。

  得到噩耗的许镜清悲痛万分,

  他在怀念杨洁导演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没有去杨洁导演的追悼会,

  我害怕自己在追悼会上嚎啕大哭,

  我第一个感恩的人就是她,

  她是我的伯乐,

  她走得很安详,

  我们认识了三十多年,

  现在想起来历历在目”。

  

  在许镜清和杨洁导演遗体告别那一刻,

  他突然理解了杨洁

  为什么要用“圣僧”而不用“哥哥”,

  女儿国国王的爱更深沉更含蓄,

  她是用国王的身份去问的,

  所以她问的是“圣僧”而不是“哥哥”。

  

  而杨洁改词后的女儿情

  被后人赞叹不已,

  这种爱未说,意已达,

  借物喻人点到为止的表述,

  杨洁导演拿捏得十分准确。

  网友评论道:

  “小时候以为女儿国是最简单的一关,

  长大了才知道,

  其实是最难的。”

  “西游记有九九八十一难,

  八十难都留给了猴子,

  独独这一难就给了玄奘。”

  

  西游记里女儿国王和唐三藏分别时,

  两人凝视许久,

  唐僧终于缓缓开口:“若有来生..”

  这可能是唐僧此生唯一动情之处吧 。

  20年后,

  在2004年的艺术人生节目上,

  西游记剧组再聚首,

  女儿国王扮演者朱琳上场后

  深情凝视着徐少华说:

  “自女儿国一别,二十年不见,

  御弟哥哥,别来无恙。”

  徐少华当场红了眼眶。

  而这都得益于杨洁导演和许镜清的联手,

  默契配合,

  不仅这一首,

  西游记诸多主题曲

  都是这对老搭档一起决定的。

  

  西游记播出11集之后,

  原本由张暴默演唱的片尾曲,

  《敢问路在何方》

  被杨洁极力反对,

  杨洁导演觉得这是一个男性的团队,

  理应由男性演唱,

  才能唱出充满阳刚豪迈,

  百屈不饶的声音。

  换了十几个歌手后,

  刚好碰到了正在为其他节目配乐的蒋大为,

  音乐编辑王文华问他,

  能不能试唱西游记片尾曲,

  蒋大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进了录音室,

  当听到蒋大为唱出的《敢问路在何方》,

  杨洁导演当场泪流满面,

  二老一致拍板。

  

  许镜清说至今为止,

  蒋大为的《敢问路在何方》依旧没人能超越,

  我们感动于他们创作的经典作品,

  更感动于他们在艺术上的惺惺相惜,

  西游记被几十个国家翻拍,

  却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有网友说:

  或许能超越86版西游记的只有

  杨洁和许镜清的再次联手。

  

  村上春树曾经说:

  “这世上肯定有某个角落,

  存在着能完全领会我想表达的意思的人”。

  而许镜清和杨洁导演就是如此,

  他们不是真的有“矛盾”,

  而是艺术上的探讨和坚持,

  真正的知己,是灵魂的互相欣赏和寄托,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难觅一知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蔡徐坤新歌回应争议 歌词深刻直击心扉-第2页
下一篇:溏心风暴3主题曲背景音乐插曲所有英文音乐bgm歌词汇

音乐歌词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