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瓷器纹呈进取态度,创新的结合

时间:2020-02-18  点击:
手机版

  自明嘉靖久违了的五灵图案在康熙又集中出现。故宫博物院藏康熙青花五灵纹大盘,康熙青花五灵纹花盆,画意明显,取自“五灵”,麒、凤、龟、龙、白虎,“王者之嘉瑞”这句话想必康熙帝也愿意听。皇帝喜欢,自然就能成为作品。康熙朝绘之五灵,个个虎虎生风,威风八面,与前述类型的瑞兽以及龙纹气度相似,反映了康熙朝的社会进取态度。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台湾收复,次年开放海禁并几乎在同时康熙皇帝首次南巡。自明朝末年以来的全国大乱至此结束,社会开始大乱转向大治的历史进程。可以说康熙帝的首次南巡是后来百年的康乾盛世的奠基礼,从这一刻起,康熙的瓷器也会有歌舞升平的局面出现。故宫博物院藏康熙青花鹿鹤同春花觚,康熙青花鹿鹤同春花盆,这类题材在康熙朝极为普通,鹿或伫或跑,鹤或飞或落,自由组合,间山石松树。鹿鹤谐音六合,六合指上下东南西北,泛指天地宇宙,李白《古风》诗云: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六合同春,不仅是一份吉祥,更是康熙朝祈盼的政治态势。统治者的思想,灌输到民间多是六合同春,欢天喜地的祝语。

  蝴蝶图案适时适度地大量出现。康熙、雍正、乾隆瓷器上的蝴蝶各类品种都有。故宫博物院藏康熙青花五彩蝴蝶瓶,康熙五彩冰纹蝴蝶梅瓶;雍正釉里红蝴蝶纹笔筒,雍正粉彩团蝶纹碗;台北故宫藏乾隆洋彩锦上添花喜相逢双环瓶;观复博物馆藏乾隆粉彩凸雕蝴蝶瓶;同为蝴蝶作品,展现多有所不同。康熙朝呈现出气象初现时的欢天喜地心情;雍正朝规矩地将喜悦收敛一些,情感表达细腻;乾隆朝极尽奢华,让喜上加喜,连原始《活计档》的名称都叫得让人兴奋:锦上添花喜相逢双环腰圆瓶一对,配匣入乾清宫磁胎珐琅器皿内。以蝴蝶上下翻飞表示人类抽象的快乐情感,蝴蝶无意间帮了大忙;以蝴蝶五色斑斓的天姿表达人类追求享乐的人生态度,蝴蝶天生丽质;古人在利用世间无处不在的昆虫时,将普通变成优秀,将优秀做到极致。

  另一种神鸟在康熙朝浴火重生。凤凰在明末随国势消沉,入清之后,尤其康熙中期开始,凤凰一改颓势,如沐春风。故宫博物院藏康熙青花云凤花盆,祥云密布,为霞满天,翔凤振翮高飞,尾翎九羽飘逸;此前未见凤凰有此工细者。另件康熙青花双凤纹碗,为清朝仿古意开了先河,此凤仿永宣凤纹,无论用笔还是设色,追摹永宣苏麻离青效果及韵味;这一现象也影响至雍乾时期或其他品种,故宫博物院藏雍正青花釉里红凤纹壮罐,造型取自永乐,纹样取自宣德,品种算是一种创新的结合。

上一篇:斗罗大陆之龙王传说:被匕首扎到的唐舞麟手臂竟会亮出金
下一篇:杨丞琳确认加盟《新舞林大会》,曾“封舞”的她为何食言

热点资讯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