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浪漫旅行》拍火了珀斯,你向往的诗和远方这里都

时间:2020-02-16  点击:
手机版

  最近,《妻子的浪漫旅行2》正在热播,热搜是上了一趟又一趟。相信在珀斯拍摄的这一期大家都已经看过了,是不是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一方净土?哈哈,偷偷告诉你,我的第二个家,就在这里。

  

  我是个多面性性格,既喜欢独处和安静,也喜欢诗和远方。一直最向往的就是陶渊明式的悠然采菊的田园生活。朋友开玩笑,你这种性格恐怕只适合南极和澳洲生活。自问,我这么懒散的人在南极肯定只有冻死饿死,于是当然选择了澳洲。

  我为什么选择珀斯?

  我有一个好朋友在西澳的珀斯,叫萝丝,是我在一次去澳洲出差认识的,萝丝,来自马来西亚,到澳洲已经20几年了。她到澳洲念书,后来嫁给本地人,从了夫姓,现在已经有个儿子在上小学。我在一次去澳洲出差认识的。

  仔细研究了下澳洲的移民政策,投资移民这些我是不敢想象的,没那个实力任性。还好澳洲的移民政策宽松,有创业移民、投资移民、技术移民、护照移民、雇主担保移民等。于是我选择了雇主担保移民。费用少,门槛低,审批不复杂,速度还快。

  2015年,我就开始着手这项计划。首先,托萝丝联系了珀斯一家公司,为什么选择珀斯,因为萝丝每次在e-mail里把这里夸成人间天堂一样,从她的一次次描述中我渐渐发现那就是我所向往的地方。慢慢的我就心动了。

  后来查资料,珀斯每年的世界最佳居住城市评选中都是名列前茅,无论居住环境,生活素质及社会福利等都是优秀的城市。甚至还获得过全球最宜居城市第六位,全球最友善城市第一的荣耀。这让我怎么可能拒绝这里。

  我把求职意向书和我所有的证明投递到这家公司,在国内我是高级会计师,这个职业恰好是澳洲稀缺职业之一,据了解,目前澳洲奇缺职业有工程、计算机、会计、建筑师、施工项目经理、工程估价师、精算师、管理、幼师几大职业,我幸运的正好是其中之一。

  加上萝丝的努力,所有很快得到了公司的回复,公司经过一系列的考核后,同意为我做雇主担保。这里还得说一句:感谢我老爹,从小就逼我学英语,让我英语一直不错,雅思很早就过了6,小时候我可恨死这个了。没想到这里派上了大用场。哈哈!

  在国内辛苦打拼了很多年,还算小有积蓄,我在西澳的珀斯郊外买了套房子,因为实在走不开,国内的生活每天都处在打拼的的忙碌里,全程委托萝丝买的。萝丝是我很多年了的老朋友了,做房产经纪人工作,在当地口碑很好,这也是我信任委托她全程购买房子的原因。

  房子不贵,主人是一对农场主老夫妇,萝丝和他们关系很好,老两口因为老了,想和儿子一起住,所以低价卖掉农场和房子。房子才花20多万澳元。照片显示周围环境也很不错,按同等面积价位我算了下,这在北京恐怕只能买几平方米的一间小阁楼。

  2015年8月,萝丝打电话告诉我,房子交接完毕。2016年初,我终于办完所有手续,拿到了澳大利亚移民鉴证。

  登陆澳洲

  走出悉尼国际机场的大厦,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凉风还有清爽的感觉。澳洲给我的第一印象真好,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投入她的怀抱中。

  当我打算转搭计程车到国内机场时,一名计程车司机以独特的澳洲口音跟我打招呼“G’day!”(日安、你好之意)。这种说法似乎是澳洲的特产,或许是因为曾被英国人统治的缘故,澳洲人的口音与英国人近似,但又融入本地的腔调,混合成一种难以言喻的口音。

  初次听澳洲人讲话,会感觉他们仿佛是嘴里含着卤蛋,不太容易听懂,而且有些人的A发音像I,可能还会引起误会。

  以前的同事跟我讲过一个笑话。他说,有个澳洲老外对他说:“How’re you today?”(你今天好吗?),他听成“How’re you to die?”(你要怎么死?)因而吓出一身冷汗。

  抵达珀斯

  珀斯是我的目的地,搭上国内线班机,我朝向我的家前进,脑海中想像著我未来的生活的可能模样。

  “咚!”我的头冷不防地被重物敲击。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白人老太太在拿行李时,不小心让行李滑了下来。她像个慈祥的老奶奶般摸摸我的头,如同对孩子般的宠溺的眼神仿佛在说:“对不起。” 我笑着说:“没关系。”

  飞机降落后,我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出大楼,萝丝已经在等待我了,由于机场没有公车来往,而且距离家相当远,所以她开车到机场接我。

  在离开机场时,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个机场相当空旷,而且四周杳无人烟。澳大利亚的地广人稀果然不是盖的。萝丝开玩笑说:如果没有人接送,再打不到计程车的话你恐怕只有找只袋鼠骑着走了。

  我在珀斯的小家

  就这样,我在珀斯定居下来,这是我的家:

  房子自带庭院,面积200多平米,只花了我一小半的积蓄,这在国内确实让我不敢想象。屋子外面是一片树林,一大片草地,因为这里人口密集度太低,所以基本上属于我的自有领地。

  屋子外面田野上的油菜地,初夏时节,油菜花开的时候:

  这里的生活是一种真正的田园式的生活,在国内我每天忙的焦头烂额,各种无形的压力让我身心疲惫,来到这里,我开始真正找回自己,每天清晨第一声鸟鸣,每天黄昏田野间的一次次散步,都那么我让感到生活的那么美好,诗与远方,曾是我梦寐追求的东西,这些东西我现在终于都得到了。

  澳洲福利

  在澳洲生活的越久,越了解这个地方你会越爱这个地方。我从不看什么国民幸福指数,但以我的亲身经历,这里绝对排的上世界前几名。这里的生活实在太悠闲了。

  就说收入吧,澳洲的最低工资是每周400澳元,折合人民币就是2000多块。而且物价也非常便宜,所以只要有手有脚,根本不会为生活发愁。最下层的人也有足够保障的消费能力。

  政府福利也非常好,种类繁多,什么租房补贴。失业补贴,救济福利,养老福利,都是按周发放。

  还有低收入补贴,购房福利,医疗补贴,全民医疗福利等等。都是一次性到位,我其实到现在也没把这些名目记全。

  在这里,就算你是个再没有能力的穷光蛋,也会衣食无忧。人们没有生活压力,所以没那么多愤世嫉俗,心态都很平和,每次走在珀斯的大街上看到的大多是一张张充满友善的笑脸。回想以前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每个人都绷紧着一张脸,眼神无形中都透出一种焦虑。不得不感叹差别之大。

  澳洲社会最重视孩子

  在澳洲,最受重视的群体是什么?毫无疑问,是孩子。

  在澳洲生个孩子第一胎直接政府补贴你2158.89澳元。第二胎或者以上:1080.54澳元;这些都是一次性给你的。还有托儿补贴基金:年收入低于65710澳元的家庭:补贴率85%;年收入为170710 - 250000澳元的家庭:补贴率50%;孩子还有疫苗补贴:300澳元。

  小学的12年全部义务免费教育,海外留学生,经济紧张的可以申请政府贷款,工作后工资达到一定水平才开始偿还。十八岁以后享受学生津贴。这些都是一次性发放到位。

  在这里,单身的父母甚至都不必出去工作,每周政府就有几百澳元的补贴自动汇款到你账户。如果每个租房的家庭有孩子的话,政府还会有租房补贴,每周约是70澳元,每月约合人民币1500元以上,大大减轻了家庭压力。杂七杂八,对孩子好的令人咂舌。

  萝丝曾和我说过一件事,一个单身妈妈带着一个有身心障碍的孩子,因为一次出去买早餐把孩子留在家里几分钟就被人举报了,儿童协会就迅速找上门了。

  在这里,孩子的成长环境是最受重视的,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国家的希望,在这里是真正落到了实处,而不是只在书面上喊几句口号。

  萝丝曾给我开玩笑说,在这里,女人最有生存能力,因为她只需要生孩子就行了。在这里,政府是最穷的,因为他们把钱都发给老百姓了。

  这里的人都充满阳光和善意

  这里的人们都非常友善,待人接物都很有礼貌,管子曾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古人的话果然诚不我欺。珀斯曾排名全球第四大友善城市。

  也许和这片土地上的水土有关系吧,广袤的大地培养了人的胸怀,无忧的生活消除了人心中的戾气。每个人内心都充满着一种善意,一种感恩。

  对人如此,对待动物也是如此,我敢说,在澳洲的生活的动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动物。人们开车在公路上看见动物过马路都会停下来让动物先过去。在澳洲,猎杀动物是要受到极为严厉的处罚的。也是为大多数人视为不道德和鄙视的。

  这里的动物基本不怕人,也许它们已经知道这里的人类不会对它们构成威胁,还会帮助它们。有好几次,有考拉爬进我的院子找水喝,到现在我已经养成习惯,每天都要在院子里放一盆干净的水。

  坦白说,这里的人没那么多功利主义。人类那种肮脏的一面在这里很少看到。大多数人们都以一种享受的心态平和生活着。

  在这里,我看的到每一个人那发自内心的阳光和善意。在这里,我不必再在职场上蝇营狗苟,损人利己,在这里,我不必再每天焦虑不安,压力重重。在这里,我不必再羡慕人家开着宝马、法拉利。在这里,我每天穿着短裤拖鞋也敢上街去。在这里,我不需要怕警察,在这里,我也敢随便骂莫里森总理。

  这是一片干净的大地,我很幸运,我来到了这片大地,并且和它结缘了。

  投稿人原创,如有侵权问题,非本平台责任,请告知本平台移除。

上一篇:《生化危机2重制版》访谈:不会有松口气的时候
下一篇:新疆地震不涉主要景点游客安全,九寨沟旅行团撤往成都

热点资讯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