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惊天大逃亡!日系车企大佬到底做了啥坏事?

时间:2020-02-16  点击:
手机版

  近日,戈恩出逃引起了网络上的热论,有人说,戈恩逃离日本堪称电影级别的剧情,无论是出逃的方式、手法,堪称完美。作为吃瓜群众,戈恩是谁?戈恩做了什么?戈恩为什么会被逮捕?戈恩对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有什么影响?戈恩是怎么逃离的?事后发布会说了什么?

  针对以上问题,教授一一解答

  戈恩是谁?

  卡洛斯·戈恩,法国人,黎巴嫩后裔,1954年3月9日出生于巴西。1996年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199年6月,担任日产汽车公司CEO,次年兼任日产株式会社社长,2001年6月升任CEO。

  日产汽车公司从1991年到1999年,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由6.6%下降到不足5%,公司濒临破产。1999年5月28日,雷诺按照每股400日元的价格,以48.6亿美元收购了日产汽车36.8%股权,另外,雷诺还以3.05亿美元收购了日产在欧洲的五个财务子公司,雷诺一共花了52亿美金完成对日产的收购交易。

  戈恩做了什么?

  收购日产后,戈恩也进入了日产董事会,并担任首席营运官。此前,他先后在巴西、美国、法国以及日本大刀阔斧拯救过四家公司,进入日产后,他关闭了5家工厂,3年内裁员2.1万人,削减20%的销售成本和管理成本,将1300家零部件供应商减少到600家左右。强硬的手段让戈恩有了“成本杀手”的称号,也帮助日产仅两年后扭亏为盈,并被美国哈弗等著名高校编入MBA的研究案例。

  以当年的日产破产为由头,从复兴到发展,再到车企联合联盟的托车展,每一个情节发展都围绕戈恩一个人展开,戈恩当年复兴日产汽车,整个过程中其实没有让人看到神乎其技的手段,或者说戈恩被过分神秘化。据说,当时戈恩在回应“成本杀手”时,戈恩成,控制、缩减成本并不是唯一的手段,只是当时的日产汽车需要控制成本。

  戈恩被逮捕

  戈恩在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机场被日本警方逮捕。2019年3月5日,戈恩在缴纳10亿保释金后,第一次获得保释。1个月后,戈恩于4月4日因涉嫌违规挪用资金,再次被捕。戈恩在缴纳了5亿日元保释金后,于4月25日再次获释。

  西川广人

  11月19日在日产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西川广人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

  其一:过去5年,戈恩从日产汽车公司领取了99亿日元的报酬,但是他却指示部下做手脚,在公司的财务报表中,只写了49亿日元,隐瞒了50亿日元的收入

  其二:戈恩搞个人独裁,将日产汽车公司建立成“戈恩王国”,否定并抹杀了日产的传统和尊严。

  其三:戈恩动用公款用于私人投资。

  戈恩怎么逃离日本?

  有关消息称,戈恩当晚邀请乐队到家中庆祝,随后躲进了乐队其中一个人的乐器箱子中,离开住所。随即前往日本关西机场乘坐私人飞机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过境土耳其

  按“自由”网说法,搭载戈恩的飞机与2019年12月30日5时30分抵达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根据当时飞行数据显示,戈恩飞往伊斯坦布尔使用了两架不同的飞机,继而前往黎巴嫩。

  抵达黎巴嫩

  戈恩2019年12月31日发声称自己身处黎巴嫩。但黎巴嫩跟日本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因此日本无法要求黎巴嫩引渡戈恩回日本受审。至此,戈恩逃离日本事件告一段落。其中很多细节网上的消息以讹传讹,不能判定哪些是准确的消息,关于戈恩是如何精心策划这一系列的逃离方案?背后是否有人帮助他?这些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戈恩已经逃离了日本,目前在黎巴嫩。

  对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有什么影响?

  由于戈恩爆出丑闻后,在离任CEO之前就已经与以西川广人为首的日本管理层之间有较深的矛盾,当时戈恩带领雷诺收购了日产汽车36.8%的股权,在雷诺和日产合并前,雷诺共持有日产汽车43.4%的股份;反观日产仅持有雷诺15%的股份,形成了不对等关系,更难让日产接受的是,他们不能拥有雷诺的投票权,并且雷诺背后最大的股东是法国政府,因此这一联盟实际的话语权在法国政府手上。

  在日产看来,日产能够走出当年的困局没离不开戈恩的理念和员工的努力,因此雷诺现在大量使用日产的技术也是情理之中,但作为为联盟贡献了最多销量、最多利润的日产想要拿回自己的话语权,让企业重新回到日本人的手中。

  在戈恩被捕之前,日产汽车的全球业绩就已经开始有下滑的迹象,被捕后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在2019年7月到2019年9月,该企业全球利润跌幅达到70%。西川广人接替戈恩CEO职位后,也戏剧性地因为“获得不正当报酬”而引咎辞职。

  在2019年10月8日,内田诚被推举为日产汽车新CEO,三菱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担任日产首席运营官,关润被任命为日产副总运营官,即便如此,日产汽车宣布截止至2020年3月31日的当年财年,全球营运利润将下滑至1.4%,而在2017年3月31日该企业的营业利润率是6.3%。

  在2019年10月的东京车展上,日产汽车宣布在2022财年,日产的总固定成本不会降低,并且用在研发领域的投资将增加10%,让品牌重回“技术日产”的发展路线。此外,教授想说的是,虽然日产全球范围内的利润再不算下滑,但日产中国却是正向发展的,无论是2018财年还是2019财年,日产中国的业绩一直稳步上升,似乎并没有收到太大的干扰,逍客、轩逸、奇骏等主流产品销量依然处于同级别领先地位。

  戈恩发布会说了什么?

  “除了潜逃,我别无选择”

  在2020年1月8日,戈恩在黎巴嫩针对近日的一些问题作出解答。在整个发布会上,戈恩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对其被捕后的生活及日本检方的“无理”控诉进行了辩解,随后戈恩与现场媒体进行了媒体提问环节,其中一句话尤为有趣:“我没有逃离审判,我只是逃离了不公正的审判”,这句话说明:在戈恩心中,他只是受到了日本人的“迫害”。

  发布会上,戈恩称日本检方对其提出的种种控诉并没有事实依据,但为了令其“认罪”,日本检方不断拖延最终审判时间、不断审视相关文件等手段给予戈恩压力。另外,戈恩还向现场的媒体提供了部分文件证据来证明日本检方提出的隐瞒薪资、违规使用日产资产等控诉其实是“没有实据”,除了逃离日本别无选择,并称未来将继续发布更多的证据。

  日产陷害戈恩?

  戈恩自称,迫害他的就是他服务了17年的日产汽车,为了解除雷诺汽车“吞并”日产汽车的潜在威胁,日产密谋了很长时间来迫使戈恩下台。会上,戈恩声称法国政府授意其撮合雷诺汽车和日产汽车的合并,但在后续采访中戈恩却改口称其从未建议雷诺汽车和日产汽车进行合并,相反他始终在消除日产汽车想要独立的想法,同时也在弱化雷诺汽车想要吞并日产汽车的想法。最后到底真相如何,戈恩自己心里清楚。

  同时,戈恩还对诸如:凡尔赛宫宴会事件、CEO备用金事件、瞒报收入事件、独裁者的指控等作出解释;整个发布会戈恩都在自证清白,称对他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并有足够的证据和证人证明他是无辜的;同时,戈恩谴责日本检察机关和日产高管制造了这场事件,戈恩指出包括曾为日产汽车处理政府事务的Hitoshi Kawaguchi、日产的法定审计师Hidetoshi Imazu及日产董事会成员Masakazu Toyoda三人,是发动这场“政变”的核心人物。

  戈恩事件并非简单的一次“逃犯”出逃,这涉及到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三家车企的命运以及未来发展。对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初期来说,的确需要一个像戈恩这样颇具魄力、手腕的人来力挽狂澜,扭亏为盈;但是其中是否出现一些不正确的决定、不规范的做法,这还需要调查才能清楚。对内田诚来说,如何在未来几年里复兴日产品牌是最大的问题,关于股权等问题,仍然需要日产方面作出努力;由于种种负面信息出现,销量下跌、股价下跌都是不可避免的,关键要看日产未来一个财年能不能力挽狂澜;日产中国是日产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未来日产中国用怎样有诚意的产品去打动消费者?戈恩的影响是否能够一扫而光?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G联赛)2013赛季DOTA2项目线下总决赛专题报
下一篇:包文婧凭什么参加《妻子的浪漫旅行》?难道是这个原因?

热点资讯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