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停课不停学,学生难,老师亦难

时间:2020-02-24  点击:
手机版

  &写在前面

  2月17日开始线上授课,第一天,学生学习热情高涨,第二天也还不错……五天下来,一些学生便不愿意“抛头露面”了,而老师们也纷纷调侃自己的“一厢情愿”。所以,这线上授课,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才五天,就迅速让师生达成一个共识——我要开学!可不,学生纷纷告知,眼睛伤不起!老师纷纷吐槽,主播也不是想当就当的。

  1、学生之难,眼睛伤不起

  疫情以来,没有线上授课之前,学生接龙打卡一次就可以了。线上上课之后,学生一天打卡3次。

  早上7:30-7:50做完问卷调查并接龙打卡;下午14:30-14:50签到打卡;晚上19:00-19:20签到打卡。

  如果说3次打卡还只是小问题,那么,一天6节课则是大问题了。一节课40分钟,早上8:00——11:10分,下午15:00——4:30。学生上课时,全程盯着手机或电脑。

  其实,学生盯着屏幕的时间却不止这些。我留意了一下。预习时你得看着手机或电脑。完成课后作业时也还是得盯着手机或电脑。因为,所有的内容都是由老师在微信群里发送。

  而且,有时老师们还怕学生理解不了,下课之后,还特意把一些相关的资料发到微信群里,以作补充。

  所以,可以这样说,学生早上一起床,开始了第一次签到,基本上就得守着手机或电脑。

  我们年级还好,才刚上了一周的课。而高三那边,已经有同学出现眼睛疼痛的问题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年级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上了一周的网课,据调查,大部分的学生除了头脑一片茫然,眼前也茫茫然。眼睛伤不起呀!

  于是,级组要求,网络授课的老师要合理安排授课时间,连续授课尽量不要超过20分钟(学生对着手机或电脑会产生不良影响),可以适当操作(如授课20分钟后让学生在练习册上做10分钟的练习……)。

  如此改变,可否解了学生之难?

  2、老师之难,被迫当主播

  平常习惯在教室里和学生面对面交流,现在突然之间,眼前只是隔着一道屏幕,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一位有二十年教龄的老师说,在上第一节网课前,除了反反复复地练习,竟然还失眠了,而且讲课时还紧张。这显然是大学毕业后第一次上讲台时的情景呀。

  没错,虽然之前已经做足功课,但是心里确实没底。网上,不是有老师在直播时,出现意外而被通报了呢?

  为了防止因直播带来的意外,我们备课组一致使用微信群,实则,我们年级基本上没有老师直播授课。

  微信群授课,简单上手。但是,讲解题目时,就有点麻烦。师生共用一个屏幕,容易刷屏。特别是,讲解题目时,语音讲解就会看不到图片里的题目。

  还好,我们立马学会录屏。基本上,这录屏我们都是提前就录好。毕竟,操作还不熟练,录一个屏,需要反复四五次。

  当然,在家独自带娃(三岁以下的)的老师更是苦恼。上课时,得买一大堆的零食、玩具哄着小孩,以免小孩过来打搅。小孩死缠烂打时,你还得抱着小孩上课。

  白天不用上课的时间基本上得陪着小孩。备课、录屏就得等小孩睡着以后,而且基本上是得熬到很晚。我就是其中一个,连续几个晚上,11点才开始备课,等做完一切,一两点钟才能爬到床上去休息。

  我说我苦,有一个老师比我还苦。我们科组的一个老师,回老家过年。家里信号不好,还得跑到山上找信号上课。天又冷,有时,风还大。语音里,风呼呼地吹……

  熬了一周,老师立马灭了被当主播的梦想。梦想没了,但还得上课。老师之难,依然继续!

  &结束语

  听说,3月1日应该开学。虽说,只是听说,但是“有听说”好过“没听说”。老师戏称主播的设备还在路上,而学生也纷纷戏言,准备好的赏钱还未开始撒出。

  3月1日应该开学,虽然不是确定的语气,但是希望总是有的,毕竟小城现在依然是安全的,没有一例确诊病例。所以,大家都已经在心里默念千遍万遍,3月1日必须开学。

上一篇:钟南山:对黑龙江省忠实地、实事求是地报告死亡情况 表
下一篇: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实时地图(不断更新)

热点资讯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