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街舞资讯 > 正文

原力计划 | C.N.K:颠覆传统的都市中国风
2019-04-06 18:28:32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近日,C N K在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凭借颠覆传统的都市中国风电子说唱《双城》在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通过层层筛选,打动乐迷与原力专家团,最终进入原力计划20强席位。

  近日,C.N.K在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凭借颠覆传统的都市中国风电子说唱《双城》在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通过层层筛选,打动乐迷与原力专家团,最终进入原力计划20强席位。

  原力计划

  如果不是在同一所学校留学,在诺大的中国让这两个来自不同城市的年轻人相遇、相知并且一起做音乐的概率应该特别渺小。来自武汉的 Christy Anna

  在大洋彼岸,不仅认识了自己工作上的好搭档,也遇上了她日后的白马王子——来自广州的 F.K a.k.a 饭卡。

  C.N.K,便是他们俩人在纽约大学成立的的华语原创独立组合。C.N.K 既是俩人艺名字母缩写,亦作China New Keynote

  的缩写,代表了他们对于打造出符合国际标准的 “新·中国风” 趋势的希冀。不过,两人在相遇前,都已经在这个音乐圈子里崭露了头角。

  原力计划

  机缘让C.N.K两位成员相遇,一起做音乐

  Christy

  一直笑称自己是靠摸爬滚打自学成才的,其实不然,她学了8年的钢琴,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在合唱团,高中开始玩一些阿卡贝拉,后来加入了学校的乐队担任主唱。并且以黑马姿态杀入当年梅艳芳、陈奕迅等歌手出道的比赛——香港老牌传奇赛事

  “2016 TVB全球华人新秀大赛” 总决赛四强,并在 2017 年芒果台爆款综艺“我想和你唱”中荣登第12集李宇春组最终获胜者。

  原力计划

  Christy Anna在C.N.K里是Vocal担当

  小时候 FK

  很早就被动接触了古典钢琴,但一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专心做音乐,一是因为他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是好好学习的优等生类型,二是虽然写歌、弹琴、跳街舞这些东西虽然都一直在玩,但是他一直没有底气开口唱歌。高三那年主动放弃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钢琴系的Offer,开始间隔年潜心创作,后成为纽约大学音乐制作系首个中国学生。流行、爵士、电子、R&B、嘻哈、中国风随手拈来,立志成为一个身材更Fit的“当代陈奂仁”。

  原力计划

  F.K a.k.a 饭卡在C.N.K负责音乐创作

  当时两人相遇时的情景还是蛮偶然的,饭卡有一个朋友想要做一场小的演出。饭卡成了被邀请嘉宾,可是饭卡会写歌但是不会唱,他想起了曾有一面之缘,但是彼此并不熟悉的Christy,于是他找到了Christy让她唱他写的歌。两人在合作的那段时间里,相处得非常融洽,互生情愫,慢慢地就走到了一起。

  2017年1月份他们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十九岁半》,对于这个年纪的音乐人来说,这是一张值得鼓励的专辑。它记录了他们成长的一部分,也显露了两人在音乐上的天赋,Christy

  无可挑剔的嗓音,F.K

  深厚、全面的创作功底。但是一年过后,他们却对自己的这张处女专辑批评得“一无是处”,Christy说,“现在回去听觉得实在是太欠火候了,如果是现在我要哪首歌唱成那样我肯定不会让它发出来的”。

  否定与自我否定,应该是成长过程必将经历的,也是他们不断自我提升的见证。两年过后,C.N.K也许不再是那个“讲讲阴晴雨雪中的那些冷暖自知的小日子”的大学生组合,而是要将中国风元素、电音Future

  Bass和说唱完美结合在一起,把符合中国人文化审美的中文歌词及本土声音素材与符合国际潮流的音乐制作风格进行有机融合,打破传统、引发思考,重新定义中文流行音乐走向的前卫音乐组合。

  原力计划

  Q&A环节

  1.

  在音乐品味上,你们有哪些相似之处?作为情侣音乐搭档,在创作上有哪些方便与不便之处?现在你们两个都还是学生,平时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那剩下的时间是怎么安排演出与创作的?

  C:

  在音乐品味上,我们都很欣赏有中国元素的音乐。这一点在我看来是很难得的。我们长期生活在像纽约这样的全世界最国际化的大都市里,身边的人都比较偏爱很洋的东西,我们每天受到的也都是西方文化和技术的熏陶。在这种大环境下,还能对老祖宗的东西抱有热爱和传承它的愿景,我觉得是我们在音乐品味上最重要的一个契合点。我们俩的关系对我们的创作其实影响不是很大,相反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可能碰撞出idea的机会也多。

  我们俩现在都是学生,饭卡是学音乐的,所以很多时候学业和做音乐还是重叠的,可是我的专业和音乐不相关,也就意味着我要比别人多花一倍的努力才能权衡好学习,工作,做音乐。这是个无解的命题,对于我来说就只能挤时间啦,比如晚上下课之后,或者周末写完作业之后,就赶快在家录音,为演出排练,总之做音乐的时间基本都在别人休息的时间。之前因为一场演出每周日3pm-10pm七小时不休息的连着排练排了三个月。

  2. 之前你们有说到,自己是“假期型艺人”,假期里才能回国录专辑或演出,现在这种状况有没有改善?平时在创作上你们两个又是怎么分工的?

  C:

  这个状况应该会在不久的将来有一些改变吧!目前我们还是大四的学生,不过马上要毕业了未来怎么样谁也说不准。平时在创作上,我是那种很鬼马,奇怪点子很多的那种。比如我会突然想,要不要在这首歌里加一段快板。而饭卡是执行力超强的那种,转眼就找了个会快板的哥们把快板录了。

  F:

  最开始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技术性困难,走了不少弯路,但是最近这一年在我看来,还是有所改善的,原因一是实现了硬件升级;二是自己的编曲制作能力也上来了,不用找外援做歌。总体来说在纽约待在一起做音乐的效率比以前高了很多,两个人创造力上的碰撞也相应频繁了。至于分工的话,我们已经摆脱了原来

  “我写的歌她来唱” 的模式,我觉得现在比较接近于:我画龙,Christy点睛,画之前呢俩人会先商量一下这龙是个什么品种什么画风这样子 ——

  总之蛮均衡的。

  3. 今年你们陆续发行了三首单曲,带有鲜明中国风说唱的《双城》、电子舞曲风格的《蝴蝶》以及融合了trap与迷幻电音的《I'll Let U

  Know》,你们对风格的拿捏更加自如,且融入的东西更加丰富与得心应手,相对来说也更加市场与商业化了。这一年里,哪些原因促成了你们在创作思维上的转变?

  C:其实回头看《十九岁半》这张,已经可以看出我们百变的风格了。有传统华语大流行,R&B,hip-hop,啥都有,所以我们不太想把自己禁锢起来。既然可以什么都做,何乐而不为呢?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能力的展现。说句不好听的

  “一招鲜吃遍天” 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没法长期立足。所以风格多样这一点其实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我们的初心。

  至于商业化这方面,我的解释是我们长大了。在《十九岁半》这张出来的时候,我刚满19岁饭卡刚刚20。现在我21了,两年在纽约的摸爬滚打和在音乐圈内看到的听到的其实已经改变我们很多了。以前不在意流量是因为少不更事,不知天高地厚且没什么忧虑,现在我们在发展前景这方面更能看到大局。

  商业化不代表创作质量和品味的下降,只是代表 C.N.K

  为了不断增大的受众做出的小小改变。我们从单单的希望有人能听到我们的歌,到希望用我们的新中国风和我们从美国带回的新音乐技术和理念重新定义华语音乐,这样的理想和野心是需要观众基础来支撑的。所以商业化也是在为这方面铺路。

  F:

  其实关于商业化这个问题我们之间也有过非常大量的讨论,目前来看对于我们而言走上所谓的商业化路线不只是一个选择而更是一个忠于自身的必然。我们这一辈人,家境良好而且现在出来接受国际化的高等教育,在这样的背景下若是故作清高一味追求

  Underground 和所谓 “艺术家式的清贫”,盲目反对主流而不对身边的信息量加以利用的话,那就真的是本末倒置的偏执了。

  正如 Christy

  所说,商业化不代表创作质量和品味的下降,也不意味着不加筛选的无差别传播,相反,商业化能把我们想要传达的信息更有效率地传达到对的人面前,能让更多人看到我们对于这世界的思考。我相信,听感上面的“潮”与歌曲内容深度的“透”是可以实现很好平衡的,而我们的音乐也有这样的潜力:谁说Supreme的书包只能用来装酷不能用来装书?

  4.

  在你们的介绍上,常常会出现“中国风”这样的标签字眼?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理解“中国风”的,你们所做的音乐跟自己理解的中国风是否一致呢?你们是否有喜欢一些擅长“中国风”的歌手,或是当下将传统的中国风与现代音乐结合在一起的音乐人?

  C:

  我理解的中国风,不单单是古风,而是真正的国风,能包含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社会元素的。现在亚洲音乐大多模仿西方,不光是模仿形式有的时候还会模仿内容。可是欧美音乐的内容符合欧美国家的国情和社会价值观,而我们照搬过来却不一定符合我们的文化。所以我个人认为国风是能让国人有共鸣感的音乐和艺术形式,但同时也要是新的,不能是倒退的。我们现在尝试在做的就是这种东西。用我们在美国看到的学到的最新的东西,融入我们18年生长在中国学到的文化和元素。在做新的融合中国风这方面,我们很喜欢上海复兴方案(

  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这样的音乐人。

  F: 毫无疑问如今的音乐市场上中国风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我们也从很多不同的音乐人那里吸收了很多的养分。关于这个命题,我个人特别认同乐评人@呆若木一

  去年提的一个概念:“所谓‘中国’不再是空洞的符号,而是变成了更加抽象却更加易于捕捉的某种风骨与气息,在不同的审美取向中百花齐放”。我们两人所做的“中国风”第一不是为了厚古薄今卖弄文墨,第二不是为了煽动民族情绪,最核心的,其实是希望在借鉴欧美的技术与思维模式来创造属于中国自身的文化本位,建立文化自信。形象点说,我们的音乐外国人听了除了语言不通之外在听感上不会觉得太过陌生,而中国人听了则会在歌词和细节处理上找到更多文化意象上的共鸣——这个过程其实和我们很多人最开始听美国hip-hop没有太多区别。

  5. F.K几乎包办所有发布作品的词曲,平时写词的创作灵感都来自哪里?能否聊一聊《双城》这首歌,背后都有哪些故事?

  F:

  创作灵感主要来自观察生活,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毕竟真实存在的东西才能打动人。比如《二月》来自于第一次一个人在他乡过春节,比如《自顾自》来自于单曲循环蛋堡的日子,再比如《双城》来自于大一暑假和Christy分隔纽约和上海两地的生活,算是我们一起留学纽约的日子中一个小小插曲吧——这段不长的异地恋经历算不上什么歇斯底里的悲伤,但是当一个人从车水马龙当中拐上一条安静的弄堂老街的时候,脑子里反而会突然浮现大洋彼岸在曼哈顿下城的生活碎片,那种一瞬间的交错感和后续袭来的淡淡思念才是这首歌的核心情绪所在。在这里也要特别感谢和我们一起合作《双城》这首歌的制作人Willim,他是非常非常优秀非常非常值得关注的新一代留学生音乐人,和我们一样也是对中国风情有独钟,他的制作把这首歌的张力和整体性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给我们后续的一些作品提供了相当多的灵感。

  6.

  是什么机缘促使你们参加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呢?你们想在这个活动里获得哪些东西?跟同年龄段的音乐人切磋,交流与互动,还是想得到有经验的导师们的言传身教?

  C:

  其实当初看到原力计划的时候,是被导师名单吸引。里面很多老师对我们而言都是大神级的存在,可能一辈子都触碰不到。所以就觉得如果能真的和他们面对面的交流应该是很有意义的。在美国我们也会见到很多很牛的老师,拿过n个格莱美啊,黑眼豆豆组合的创始成员啊,可是他们对中国音乐还是不了解,所以很多时候给我们的意见也不能完全应用在我们身上,所以对于和国内的老师们交流还是很期待的。

  7.

  暑假即将开始了,你们有什么计划?目前新专辑的筹备工作如何?在制作团队里,是否还能见到以前的熟面孔?有哪些特别值得期待的地方,这一年里,你们有哪些突破自我的事情正在发生?

  C.N.K

  将在这个暑假正式开启以都市中国风为核心理念的首张同名概念专辑《C.N.K》的录制,暂定于今年年底发出,届时将会有十首曲风各异但相互关联的作品,按照主题分为《天时》《地利》《人和》《道法》《自然》五个板块;专辑的制作将会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比如我们的御用视觉设计师Koken,比如在《双城》中合作过的制作人Willim,还有刚跟徐梦圆出了歌、最近在跟Christy一起录电音综艺的DJ

  Peter Li,总之各种Feature不会少。

  在这张专辑中,C.N.K 会比之前更加中国,却也更加洋气;更加多变,却也更加统一。专辑的筹划其实从去年年底就已启动,今年4月份的时候 C.N.K

  也曾与 Willim、Koken、还有几个纽约的朋友一起把整张专辑的概念搬上了时代广场 PlayStation Theater 的舞台做了一次实验性的

  showcase,反响非常好,我们也很期待能在不远的未来,将这样的演出配合专辑的发布带回到国内。

  期待C.N.K在未来给乐迷们带来更多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目前,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20强名单已公布,这群拥有无限潜力的原创音乐人即将进入下一站旅程——“原力释放营”。原力释放营由腾讯音乐人特别为原创新人打造,旨在通过“大师课”“创作营”“Studio

  Concert”等形式全方位提升他们对音乐的驾驭能力。期间,更将邀请乐坛重量级音乐人组成核心制作团队,为20强新人倾力打造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全新专辑。更多详情,欢迎登录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www.y.tencentmusic.com)、腾讯音乐人官方微博(@腾讯音乐人)、官方微信订阅号(ID:

  tmemusician)查看。

  原力计划

标签:

上一篇:任嘉伦搭档王一博《天天向上》尬舞
下一篇:年度爆款网综《这!就是街舞》筹备第二季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