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街舞资讯 > 正文

“灵魂”舞者金淑梅:用舞蹈点亮山村孩子的梦想
2019-06-20 18:58:41   来源:https://www.diyijiewu.com   评论:0 点击:

“灵魂”舞者金淑梅:用舞蹈点亮山村孩子的梦想文 星辰“跳舞和扶贫有啥关系?”2013年春天,当49岁的金淑梅走进甘肃省酒泉市贫困少数民族

“灵魂”舞者金淑梅:用舞蹈点亮山村孩子的梦想

文/星辰

“跳舞和扶贫有啥关系?”2013年春天,当49岁的金淑梅走进甘肃省酒泉市贫困少数民族乡镇中小学,决心依靠舞蹈这一文化的力量参与精准扶贫时,遭遇的质疑声不断,没人理解她的抉择,然而金淑梅痴心不改。

5年多来,金淑梅用舞蹈和爱,让贫困乡村的孩子在快乐中接受着文化的滋养,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留守儿童的心灵;5年多来,金淑梅让4万名少数民族孩子感受到舞蹈带来的快乐,激发了他们奋发向上的正能量,点亮了他们的梦想之光。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称赞说,金淑梅用实际行动走出了一条文化扶贫、精神扶贫的新路子——

顶着争议实施“舞蹈扶贫”,65个“问题男孩”被爱征服

2013年初春,甘肃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酒泉市小白杨舞蹈学校校长金淑梅收到省政协发出的“聚力扶贫攻坚”倡议书,倡议书动员广大政协委员积极参与精准扶贫工作。作为一名省政协委员,金淑梅决心为脱贫攻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正当金淑梅苦苦思索用什么方式参与精准扶贫时,中国舞蹈家协会发起了“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并把甘肃作为试点,全国同时启动。这项文化工程重点关注农村少年儿童的舞蹈美育发展,致力于缩小城乡儿童素质教育差距,让农村孩子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的艺术教育。

时年49岁的金淑梅出生在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一个偏僻山村。因为家里贫困,金淑梅10岁半才如愿上了小学,并跳级完成了学业,初中毕业后考入酒泉师范学校,因表现优秀留校当了一名老师。

27岁那年,学校因为教学需要派金淑梅去进修舞蹈。别人是去进修的,金淑梅却是零基础学习。她的同学年龄都很小,基本功很好,金淑梅不敢给自己下课休息的时间,赶场子去各个班偷看偷学。进修结束后,金淑梅醉心于舞蹈艺术,48岁终于考过了舞蹈13级,并创办了自己的舞蹈学校。

正是这些坎坷经历,让金淑梅对那些偏远贫困的孩子的内心世界感同身受,决心去帮助他们。她和志愿者团队主动承担起“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酒泉项目的重任。

小金湾乡、独山子乡是酒泉市重点扶贫攻坚区域,那里的居民全是东乡族。金淑梅第一次来到独山子学校考察时,她问孩子们:“你们长大了最想干什么?”没想到孩子们齐刷刷地答道:“打工!”一个孩子还告诉金淑梅,如果能像邻居家哥哥那样,小学毕业就去打工挣钱,该是多么自豪的事情啊!

孩子的回答让金淑梅意识到,物质上的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贫穷。然而,当金淑梅准备把教孩子舞蹈作为她的文化精准扶贫项目时,一时间社会各界质疑声音不断。有人说,跳舞和扶贫有啥关系?有人说,文化课都没学好,哪有时间学跳舞?还有的甚至说:“金淑梅是拿教舞蹈的幌子来骗钱的吧?”

学校领导不支持、班主任不同意、家长不理解、没有专门练舞的场地……一开始,金淑梅就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然而她并没有打退堂鼓。她坚信,经济扶贫很重要,文化扶贫更不容忽视,扶贫先扶智,才能真正斩断“穷根”。

金淑梅耐心说服学校领导,请求学校挑选一些平时最顽皮的男孩子,说要给他们教舞蹈。校领导和其他老师都很诧异,要知道,就算是最机灵乖巧的孩子,学好舞蹈都很费劲,更不要说一群不听话又顽皮且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孩子了。

很快,学校为金淑梅挑选了65名“问题男孩”跳舞。这些孩子一点基础都没有,即便一个很简单的舞蹈动作,金淑梅都得一个挨一个给他们重复传授。也就是说,孩子们一人跳一两遍,她就得跳上百遍。

金淑梅施教几天了,孩子们依然不听指令,现场乱哄哄的。有四五个孩子,为了抗拒学习,干脆躺在地上。恰巧前一日,金淑梅感冒发烧,为了教这些孩子,那天她顾不上休息,早晨5点就出发,赶了200多公里的路来给这些孩子上课。她的嗓子都快咳出血了,那些孩子依然不听话。“算了,你们玩吧,我不教了!”金淑梅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喝斥道。孩子们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她。不过,许多孩子的眼里仍充满了冷漠。

“快50岁的人了,自己的舞蹈学校办得好好的,按理说该享福了,为啥要干这样遭罪受气的事,图个啥?”那天晚上一回到家,金淑梅就窝在沙发里大哭一场。沮丧、痛苦折磨得她整整一宿没有合眼。

第二天一觉醒来,金淑梅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反对,又驱车来到独山子民族学校。她深知,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肩负着责任、义务和使命。这些孩子大多家庭不幸,从小缺少管教,要把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放大,让他们觉得“我是金老师心中的好孩子”,才能激发他们的进取心。此后,金淑梅对学生悉心教导,不遗余力地夸奖;课上课下,她将自己儿时艰难的求学经历讲给孩子们,希望以此激励他们进取。

短短一个月时间,独山子学校的领导和老师都被震撼了!65个让老师们束手无策的调皮鬼,捣蛋王,在金淑梅的教育下,学会了聆听,学会了感恩,学会了体贴,变得自觉了,守纪律了,懂得谦让了,有上进心了,有的还当上了班干部。在金淑梅的努力下,学校把课间操换成了跳集体舞。在艺术教育普遍缺乏的农村,舞蹈成了每个孩子都能参与的“美的教育”。

脚有残疾的男孩成了节目主角,孤儿兄妹因为舞蹈命运转折

2014年11月初,金淑梅像往常一样来到小金湾民族学校教孩子们跳集体舞。伴随着欢快的音乐,近千名孩子在操场上跳着她编排的“课间舞”,享受着舞蹈带给他们的快乐。在教孩子们转身这一动作时,金淑梅突然发现一楼大柱子后面躲着一个小男孩,他虽然坐在地上,却尽情地跟着节拍挥舞着上肢,偷偷地做着和别的同学一样的动作。

这个坐在地上跟着音乐默默做着舞蹈动作的男孩叫祁小平,因为患有严重的足内翻,行走不便,老师没有让他跳舞,可这孩子偏偏喜欢跳舞。每当课间时,他总忍不住躲在柱子后面,跟着音乐悄悄做着舞蹈动作,他那灵活而有力度的动作让金淑梅感到了强烈震撼。

课间操结束后,金淑梅径直来到祁小平所坐的柱子后面。看着孩子怯怯的神情,她抚摸着祁小平的头,慈爱地说:“孩子,只要你喜欢跳舞,老师一定教你!”为圆祁小平的舞蹈梦,金淑梅针对他的身体特点,手把手教基本动作,并专门为他设计了一个角色,编排了舞蹈《爱的呼唤》。由于身患疾病,祁小平从小就没有愿意和他玩耍的小伙伴。久而久之,他形成了自卑、孤僻、忧郁的性格。自从学了舞蹈后,祁小平逐渐变得阳光、自信了。金淑梅在学校课间跳集体舞时,特意安排他站在班级队伍的最前面领舞。祁小平把这个荣誉看得很重,每个动作都做得一丝不苟。

一晃三年过去了,孩子们在金淑梅的调教下进步很快。为了让大山里的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2016年7月,金淑梅自掏腰包拿出30多万元,带领小金湾民族学校的20名孩子奔赴香港,到驻港部队进行慰问演出,祁小平也成为演出队伍中的一员。

组织这次活动前,家长们担心娃娃去那么远的地方是否能安全回来。金淑梅拍胸脯保证,一定要把娃娃们安安全全地带回家,家长们才稍稍放心。旅途中,安全问题、食宿问题、费用问题,事无巨细,金淑梅都亲力亲为。更为辛苦的是,除了在飞机和火车上,年过5旬的金淑梅一直背着体重30多公斤的祁小平赶路。

这次赴香港驻港部队慰问演出,金淑梅特意安排了舞蹈节目《爱的呼唤》。当孩子们走上舞台时,驻港部队官兵惊讶地发现,节目的主角竟是个脚有残疾的孩子,上台时,他趔趔趄趄地走着,站也站不稳。可这个看上去蹩脚的孩子,却大大方方地站在了舞台中央,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音乐一响便一板一眼地跳了起来。精彩感人的表演,深深打动了驻港部队的官兵,他们为这群来自祖国西北腹地的少数民族孩子送上了如雷掌声。

从香港演出回来后,祁小平成了小金湾乡家喻户晓的“明星”,让祁小平的邻居不可思议:这个连路都走不稳的孩子,怎么能跳舞,还能到香港这样的大都市演出呢?而这一切,都归结于金淑梅的爱心和韧性,让不可能变得可能。

让祁小平父母更感动的是,金淑梅后来还联系了省城医院,为儿子做了手术。如今,走路趋于正常的祁小平更加阳光自信。

小金湾民族学校七年级学生杨建华也是随金淑梅去香港慰问演出的孩子之一。此前,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玉门市。这次去了国际大都市香港,第一次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亲身感受到世界比他想象中大了很多。他激动地对家人表示,长大后也想去大都市工作,做个国际型人才。

因金淑梅的出现而改变人生轨迹的孩子中,还有独山子民族学校的学生马明龙及小他两岁的妹妹。马明龙和妹妹是一对孤儿,经常被同学嘲笑。马明龙的自卑心理很重,经常和同学打架。教舞蹈课时,金淑梅听说马明龙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十分酸楚,遂决定前去家访。金淑梅至今都忘不了在马明龙家看到的一切:两间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墙壁黑黢黢的,阳光透过花窗帘,照在大炕上两团破旧的被子上。那几年,13岁的马明龙和11岁的妹妹靠政府的救助,一直生活在这里。

为了让马明龙兄妹健康成长,金淑梅从各个方面给予帮助。舞蹈方面,马明龙进步很快;舞蹈之外,他得到金淑梅母亲般的温暖。因为舞蹈,马明龙不仅没有辍学,而且不再逃课,不再打架,坚定了读书改变自己命运的决心。

2017年夏天,在金淑梅的帮助下,马明龙兄妹走进了兰州慈爱舞蹈学校,开始了长达7年的学习。学校不仅免除了他们的学杂费、生活费,还给予他们一定的补助。可以说,马明龙和妹妹的命运,得到了彻底的改变。

山村孩子走上首都大舞台,“舞蹈扶贫”点亮梦想之灯

5年来的舞蹈扶贫实践,让金淑梅探索形成了可复制的乡村学校舞蹈教学模式。她自编教材,编排出带有浓郁民族特色的20多种舞蹈组合。如今,金淑梅开发编排的舞蹈教材,已经被小金湾民族学校、瓜州县广至藏族乡卓园小学、肃州区黄泥铺裕固族小学和肃北县蒙古族学校等一百多所乡村学校选用,酒泉有4万名孩子在跳金淑梅编排的舞蹈。

大山深处交通不便,路途遥远,选派专门的舞蹈老师来教孩子很不现实。金淑梅结合自身经验,从文化课老师里选,就地培养。现在,有近300名舞蹈零基础的语文、数学老师被金淑梅的志愿者团队培训成了舞蹈志愿者,这些老师又成了传播舞蹈的中坚力量。

2017年7月,由中国文联、中国舞协主办的“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少数民族舞蹈课堂成果展”在北京举行。金淑梅做了个大胆决定,她要带着乡村民族学校的80多个孩子和25名志愿者赴京参演。

满载着喜悦,进京的列车就像长着翅膀一样很快到达了目的地。这些第一次走出家乡的孩子满眼都是新奇,没吃过自助餐,没坐过电梯,不知道上厕所居然可以坐着……首都给了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太多的新奇体验。7月25日晚,演出在北京舞蹈学院新剧场拉开帷幕,所有小演员穿着漂亮的服饰,相互欣赏着。然而,当炫目的灯光开启时,金淑梅却发现,这些原本活泼、好动的东乡、裕固族的孩子似乎“懵”了。

第一次踏上正规舞台,彩排时孩子们紧张得直哆嗦,动作也放不开,这要到了正式演出岂不更糟?为了激发孩子们的信心,金淑梅故意用了“激将法”。她大声说:“我就知道你们不行,咱们也别在北京丢人了,现在就回家!”听到这话,孩子们不服气地昂起了头,个个憋足了劲……

经过精心排练,正式汇报演出开始了。憋足劲了的孩子们没让一直悬着心的金淑梅失望。舞台上,裕固族的孩子像在家乡的泥土地上一样,把一曲《吉祥欢歌》跳得奔放自在;瓜州县广至藏族乡卓园小学的孩子们带来了藏族舞蹈《吉祥的日子》,跳跃飞旋的舞步令整个展演现场荡起欢快的音符。

最出彩的还是独山子民族学校表演的舞蹈《尕尕乐》,31个男孩欢快地跑上舞台,伴着节奏明快的音乐,摇头、耸肩、跺脚、双手托起……虽然有些紧张兴奋,动作偶尔没有那么整齐,但所有的孩子都把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做到极致,像马儿奔腾,像花儿绽放。

让金淑梅没想到的是,演出的成功让《尕尕乐》又获得走进中央电视台《舞蹈世界》录制现场的机会。

7月31日下午,独山子民族学校舞蹈团队和其他4支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展演的团队同场竞技,孩子们质朴真诚的表演,打动了现场所有的观众和评委,最后夺得《舞蹈世界》“五彩缤纷夏令营”的“特别荣誉奖”。

展演活动结束后,金淑梅又带着孩子们在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到长城、故宫、天坛公园、清华大学参观游玩。孩子们兴奋极了,他们学到了很多书本上无法学到的知识。

“谢谢金老师教会我舞蹈,让我知道北京并不遥远。亲爱的北京,我一定会再来!”从北京回来后,以前总想逃课的李进财下定决心,要好好读书,快乐跳舞,考上北京的大学。

“金老师教会我们民族学校孩子的不仅是舞蹈,她更为孩子们打开了了解外面世界的一扇窗口,让他们看到了更多的风景。到北京参加演出后,这些以前最‘差’的学生变成同学们眼中的‘大明星’,有的当上了班干部,有的成绩直线上升,在学校里树起了一面旗帜。”谈到舞蹈给孩子们带来的变化,独山子民族学校副校长赵振元激动地说道。

在小金湾民族学校,升学率一直是个让校长头痛的问题。而2017年9月初开学时,小金湾小学入学率竟然没有流失,其他民族学校入学率也有了可喜的变化。校长们一直认为,这是金淑梅和志愿者团队进行舞蹈扶贫后发生的变化。

2018年5月,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专程来到独山子乡观看“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成果展。其中,小金湾民族学校和独山子民族学校千人共舞的壮观场面,让冯双白叹为观止。

看完孩子们的表演,冯双白动情地说:“一个孩子影响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又能影响更多的家庭。在金老师的带领下,舞蹈改变了孩子们,让孩子们接触美、认识美、表现美,唤醒了他们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点亮了少数民族孩子心中的明灯,走出了一条文化扶贫、精神扶贫的新路子。”

责任编辑:刘晓

标签:

上一篇:爱情,让无腿女舞蹈老师获得重生
下一篇:拉丁舞益处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