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爆发时代,如何选择“对”的嘉宾?

时间:2019-12-26  点击:

作者|

爽子

《向往的生活3》和《奔跑吧第三季》日前首播,作为慢综艺类和大型户外真人秀的典型代表,两档节目在当下均拥有绝对优势的用户基础。与此同时,两档节目在新一季节目中,不约而同地调整了固定班底,也引来了不少关注。

《向往的生活3》加入了首位常驻女嘉宾张子枫。《奔跑吧第三季》则集体“大换血”,固定主持邓超、陈赫、鹿晗、王祖蓝退出,加入了朱亚文、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四位嘉宾座位常驻主持。


对于此番大调整,有许多观众表达了期许,认为综N代班底更迭是常态。同时也有观众表达了忧虑,“张子枫是否能够融入节目节奏?”“跑男家族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朱亚文、王彦霖、黄旭熙、宋雨琦面临的考验不小。”的声音频发。

对于综艺节目来说,嘉宾选择可以说是门技术活儿,不仅需要根据节目定位拟定适当人选,在洽谈过程中还需要能够与艺人们“两情相悦”,才有可能使节目成型。尤其是在当前日渐收紧的综艺政策管控下,挡在双方之间的,不仅是双方的需求,还有大环境的监管和注视。那么,在如此趋势之下,综艺节目到底是如何挑选嘉宾?

综艺片酬管控下,

“价格”成为嘉宾选择的关键因素

过去几年,国产综艺可谓驶入了发展快车道。2015年网综初露锋芒,全年共有215档综艺节目上线;2016年,网络综艺成长步伐进一步加快,开始显露出对台综的威胁;2017年,网台分庭抗礼,新题材、新类型的节目层出不穷;2018年,国内综艺节目生产进入平稳兴盛期,全年播出总量为217部,节目质和量都达到了一个飞跃。

在此趋势下,市场需求进一步扩大,综艺市场的迅速红火起来。综艺节目在力求吸引观众目光的同时,基于对招商指标和节目效果考量,对艺人的邀请可谓不遗余力。一时间,综艺片酬水涨船高。根据业内标准出发,“S级”对应的艺人片酬单集就可达500万元,以一季节目来计算,艺人作为常驻嘉宾的总节目片酬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A级”节目大概总片酬为2000万元上下;二线节目也有数百万元收;一般节目则为数十万元。


同时,据此前媒体报道的各大艺人的片酬来看,黄渤在拍摄《极限挑战》的片酬为4800万元/季,黄磊为3000万元/季,刘烨参加《爸爸去哪儿》是450万元/天,林青霞参加《偶像来了》则是240万元/期,可见,综艺节目成为了许多艺人的“摇钱树”。而随着这场“天价片酬”的愈演愈烈,对综艺节目的管控提上了日程。按照“限薪令”的标准,“单期节目单人片酬不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总片酬不超过1000万。”政策收紧,与之前的“天价”有着不小落差。

在这场明星们的片酬的综艺管控之下,砸重金邀请明星的方式不再可行,艺人价格成为了综艺节目在选择嘉宾的关键因素。当然,虽然面对以艺人为展开的综艺节目,限薪令能否彻底落实,业内虽然也有质疑之声。但如今面对各大综艺频频更换班底,以及再早之前传出的赵薇、舒淇退回《中餐厅》片酬的等消息,似乎也在侧面验证着限薪令的效应。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的确如此,已经在按照这个标准卡节目了,如果超过1000万需要向总局写报告说明。”


“艺人热度指数”是衡量节目收视的硬性指标

综艺节目在前期筹备的过程中,除确认和搭建节目框架之外,通常会把挑选节目的嘉宾作为重中之重的一环。作为以“娱乐大众”为使命的综艺节目,节目中艺人的选择事关着整个节目的收视情况。因此,如果排除价格因素的影响,综艺制作方在选择嘉宾时,优先考虑的还有艺人的热度指数,以及其背后的商业价值。据艾漫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商业价值榜,排名前十的艺人,基本上都是综艺节目的常客。


以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为例,第一季度商业价值高达98.93的王俊凯,日前被传出即将加入综艺节目《熟悉的味道》,此前也曾参与过《中餐厅》、《高能少年团第二季》《经典咏流传》等综艺节目的录制。 以综合指数98.54紧随其后的易烊千玺,在近期担任经理人的《大兵小将》收官后,又火速爆出了即将参与《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录制,而回顾其2018年他的综艺历程,《青年100计划》《独白》《幻乐之城》《这!就是街舞第一季》等综艺加盟经验丰富。


显然,综艺制作方在锁定艺人们的热度之时,看中的是其强大的号召力。而事实证明,艺人的确也为节目带来了不菲的收效。例如在《拜托了冰箱第五季》节目中,李宇春的全网综弹幕量就达到了7892条,王嘉尔的弹幕量也达到了6041条。纵观这些评论,观众对于嘉宾的关注有时甚至大大超出了关于节目内容的讨论。

除了艺人热度,近期内哪位或哪些艺人的话题度和曝光度更高,也成了综艺节目选择嘉宾参考。《歌手2019》中邀请到的数位“自带流量、关注”的艺人,就吸引了众多年轻群体对该档节目的关注。


显然,那些自带流量和热度的艺人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公众瞩目的焦点,也正因此,很多时候综艺节目还没播出就会先放出嘉宾拟邀嘉宾名单,引起粉丝关注。有的甚至直接以物料信息作为噱头部下迷魂阵。

例如,日前传出女版《青春有你》的PD海报,一张神似鹿晗的背影,就引起了不少粉丝的强烈关注,不管是否为真,已经先行吸引了公众注意力。由此及彼,此前《创造营101》还传出过,小虎队即将节目中合体的消息,同样引起了一波讨论。

嘉宾之间的“化学反应”是节目效果的保障

不仅仅是嘉宾携带的热度,综艺节目制作方在选择嘉宾的过程中,对于嘉宾阵容的配搭,也是存在着自己的考量。此前,《向往的生活2》总导演陈格洲曾表示,“嘉宾的选择上,首先会邀请跟蘑菇屋家庭成员比较熟悉的,关系密切的,有过交集的。然后是通过第一季之后对我们节目了解,主动表示想来做客的。”

《向往的生活3》中,张子枫的加入正好验证了这种观点。既是彭昱畅的“妹妹”(电影版《快把我哥带走》中曾饰演兄妹),又是黄磊的“女儿”(影视剧《小别离》中曾饰演父女)的张子枫和固定班底中的两位成员都有过很好合作经历,不仅嘉宾之间无隔阂,观众看着也乐得其所。


不仅如此,相对于早先综艺节目中嘉宾单一出现的情况,如今综艺节目中艺人成群结队的出现也可谓一个常态,但艺人多并不等同于效果好。如何能够将这些艺人效益完美叠加,以达到最大的效应,嘉宾们之间的化学反应是不得不思忖的问题。

《王牌对王牌》总导演吴彤坦言,“第一季的时候,一个舞台上全是明星的,像墙一样。艺人多了观众不知道看谁,艺人和艺人之间没有化学反应,变成可有可无了,那是我做第一季王牌很大的经验。”因此,在经历了几季艺人嘉宾的拿捏后,从第四季《王牌对王牌》开始,每期平均只邀请四位嘉宾。


无独有偶,当下热门的综艺节目,邀请嘉宾与固定班底之间相互熟悉的艺人,邀请嘉宾与嘉宾之间存在着或好友、情侣,或有过某种深刻合作关系的嘉宾们作为邀请对象,也是一个常态。例如在《我家那闺女》中,出现的就大多是“闺女们”的同学或者好友。而这种现象其实在之前的综艺中也很多见,《亲爱的客栈》中的杨紫和刘涛、《中餐厅》中的苏有朋和赵薇,《非凡搭档》中的林依晨、郑元畅,也都是源于嘉宾之间更易产生化学反应的选择。

拥有“综艺感”的艺人更受市场青睐

近年来,综艺市场的火爆是有目共睹的,而综艺节目凭借着制作周期短,曝光度高等特点,迅速受到了艺人们的青睐,促使许多演员纷纷转型加入综艺大军,开启事业第二春。但随着综艺节目内容诉求的不断升级,综艺节目制作方对嘉宾们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拥有“综艺感”更受市场青睐。


以当前炙手可热的国内综艺王牌《奔跑吧》和《极限挑战》为例。可以说,此前《奔跑吧》中邓超、陈赫、王祖蓝,均可以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综艺咖,而《极限挑战》中的黄渤、孙红雷、黄磊、罗志祥、王迅、张艺兴更是依靠在《极限挑战》中相互“下绊”,组成了鲜明的组合标志“极限男人帮”,深受观众喜爱的同时,也形成了固定的收视群体和粉丝群体,这离不开的是综艺节目制作方对嘉宾“综艺感”的看重。

同时,此前《向往的生活》导演王征宇也曾对媒体直言对艺人陈赫艺能感的观察:“陈赫是中国艺能感最强的艺人之一,我甚至认为,中国艺能感超过陈赫的其他艺人,可能5个都不到。”同时他还表示,没有包袱、不怕把人设做差的艺人是综艺制作团队最欢迎的一类嘉宾类型,沈腾、贾玲也均是此类艺人。


当然,区别于早先国内综艺节目内容和形式枯燥单薄的现状,以脱胎于传统电视综艺节目,依托于互联网的方式进行传播的诸多互联网综艺节目来说,譬如《吐槽大会》、《火星情报局》等植根于网络的综艺节目,综艺感更是嘉宾标配。而在这些本身就综艺感极强的节目中,对于一部分敢耍宝、撑场面的艺人来说是一定能够赢来观众青睐的,而这也是综艺制作者们最在意的因素。

例如《明星大侦探》中的白敬亭,凭借“有梗”和“活宝少年”等称号闯出了比出演剧集更多彩的一片天,而《拜托了冰箱》中“笑点”“爆点”“萌点”担当的王嘉尔,更通过综艺节目实现了国内市场的切入等等。


不得不承认,随着综艺节目政策的收紧、限令的出台,综艺节目与艺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十分微妙,这对综艺节目与艺人之间的双向选择,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如何能够提高节目自身的市场优势吸引艺人主动参与?如何创造自身商业价值,加强综艺感以获取节目邀请?大环境之下,每一方都需要好好思考。

本文标签: 街舞

上一篇:俗话说:冬至大过年,安庆市第七届少儿春晚也迎来了人气最旺的一场海选
下一篇:韩宇、蛇男更博却无任何表示,粉丝猜测易烊千玺演唱会易燃装置不会合体

街舞资讯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