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娱乐圈还能更精彩吗

时间:2020-01-13  点击:

本文转载自“南风窗”,内容已获授权

ID:SouthReviews

作者丨陈莫

娱乐圈,对不同人的意义不同。它是饭圈女孩的精神食粮,是吃瓜群众的茶余饭后,是普通观众的消遣寄托……

对于严肃思考的人群,它或许有别的意义。

娱乐圈年复一年的热闹,吸引了社会大量的注意力资源,在潜移默化中对社会产生了什么影响?

那得先看看,2019年的娱乐圈相比于前一年发生了什么变化。

1

“人设”烫手

2019,“人设”火了。

不知知网翟天临,是2019年第一个感受到“人设”烫手的男人。

演员靠颜值称霸很常见,但学霸是稀有产物。当年,演员翟天临凭借一纸北京大学博士后的录取通知书,建立了自己的“学霸”人设,状态一派欣欣向荣。

但这一切,很快划下终止符。

在2019年春节期间,一轮针对翟天临的民间学术打假,风靡网络。大家扒皮了他的博士论文、书写论文过程,以及他的导师的学术问题,指认翟天临学霸身份徒有其名。事件很快发酵,经查后,北大将其除名,北京电影学院也撤销了他的博士学位。

已经取得北京电影学院博士学位,拿到北京大学博士后录取通知书的翟天临,在直播时询问网友——“知网是什么东西?”,引发了一场民间自发学术打假活动

一处小小的破绽,就让观众们看透了翟天临学霸“人设”背后的巨大骗局,也以此为开头,开始了2019掀翻人设的一年。

为什么明星们热爱建立“人设”?演艺圈内热钱多,吸钱的手段也多。人设,是明星们吸引目光的工具

而在娱乐圈,“目光”等于与众不同的地位,等于钱。

今年10月,女明星江一燕在微博宣布自己获得了一个美国建筑大师奖,“第一次参与设计,跨界建筑”。

但随后迅速被网友打假。

事实上,江一燕只是该建筑物的屋主,连续提供了一些设计思路,真正的设计师另有其人。且该建筑物被事后查证为违章建筑。

这道乌龙一摆,江一燕的“才女”人设变得处处可疑。

2019年10月,江一燕在微博发文称:“第一次参与设计,跨界建筑”,意指自己获得了一个美国建筑大师奖,随后迅速人设翻车

经查,她在2015年所获得的“《国家地理》摄影奖”,其实也有水分,那只是“国家地理杂志华夏典藏奖”,而且是名人专区评选,从15人投稿中评选出3人获奖。当时与她一同获奖的还有其他明星,只有江一燕将其作为营销材料。

2019年11月,明星蒋劲夫再一次被女友曝出“家暴”。多次家暴丑闻之后,网友们已经完全不相信他的“阳光男孩”身份,戏谑其应该是“阳光铁拳男孩”。

一年下来,“人设”这个词,彻底地变臭了。

大家不再相信人设,甚至嘲笑人设,是因为日益看穿了一点: 在娱乐圈,给明星建立“人设”是为了赚钱,无止境地建立“人设”就可以无止境的赚钱

蒋劲夫再一次被曝出“家暴”后,被网友戏称为“阳光铁拳男孩”

一些完全脱离、甚至违背真相的“人设”慢慢出现了,它已经伤害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限度。但奇怪的是,演艺名利场里“人设”的建立和穿帮,带来了一种更大的戏剧性,它不时地在社交网站引发一种“变态性”的狂欢。

一个平时不红不紫的人,人设崩塌的那一瞬却成就了被关注的巅峰。这些丑态百出的明星八卦,甚至已经越庖代俎,替代了原本的电视剧、综艺节目的受关注程度。

2

剧、艺短路

电视剧、综艺节目是娱乐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很遗憾, 2019年,我国的综艺节目出现了集体短路的状态

奇葩说走到了第六季,爸爸去哪儿也是第六季,男团女团选秀节目、演技PK节目扎堆出现,除了乐队的夏天、央视主持人大赛较有声色,现象级的新综艺没看到。

《乐队的夏天》剧照

2019的影视剧行业,又是被寒冬笼罩的一年

以横店影视城来看,南风窗记者今年走访多次,其不似往年热闹。群演、游客、剧组,这些主要消费群体的减少,导致了横店街边商店生意惨淡,一些店家关门止损,尤其年末,甚至有些冷清。

从成果来看,2019年的台剧、美剧,无论在题材还是表现手法上都有新的突破,《我们与恶的距离》《致命女人》等在中国大陆市场都受到了很大欢迎,而我们的 本土电视剧仍是旧三套,“家庭伦理、甜腻恋爱、架空历史”,在一地鸡毛中昏睡不醒

《都挺好》《小欢喜》《亲爱的,热爱的》《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等,这些电视剧每一部的热度都很不赖,但社会意义与思考空间都不足。

从数据来看,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

《亲爱的,热爱的》剧照

相比而言,“短平快”的综艺节目获得了较多资本、演员的青睐。如果以广告市场为指标的话,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节目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较上年同期,还增长了16.12%。

但是,综艺接受了寒冬中的资本灌溉,所呈现的结果怎么样呢?

2019年的国产综艺,仍旧是“复制粘贴”的一年

继说唱、街舞之后,去年,演技类节目火了。于是今年,它就开始占据视频平台综艺市场的小半壁江山。上半年爱奇艺推出《演员的品格》,下半年腾讯和优酷先后上线《演员请就位》和《演技派》,还有浙江卫视一直在力推的《演员》系列。

同质节目同时推出,各个综艺找导师都难,能碰上边的能请得动的人就请来,以至于五花八门,部分甚至引起过争议。

《演员请就位》剧照

在视频平台的自制综艺之外,卫视综艺也遭遇了困境

早在2016年,我国电视行业的广告收入就开始断崖式下跌。头部省级卫视为了维护已有的综艺市场,在原有风格上越走越突出。

比如湖南卫视的日渐温情,在“我家那”“客栈”“爸哪”系列综艺上连续“第N季”,而浙江卫视从2014年《奔跑吧兄弟》走红之后,盯准户外竞技,节目设定愈发激进,以致于在2019年11月27日,引发了演员高以翔的猝死事件。

高以翔的去世,引发了我们的反思,各媒体开始溯源各大卫视的综艺生产机制,对其产生质疑。这是一场悲剧,对于卫视综艺来说,也是一场危机。

浙江卫视宣布永久停播《追我吧》,这是一场悲剧,对于卫视综艺来说,也是一场危机

“复制粘贴”的背后,可以看出2019年国产综艺的创造力仍然不足,“综N代”仍旧占据市场。

根据识微科技发布的盘点报告显示,2019年单年播放量最高的三款综艺分别是《奔跑吧 第三季》《王牌对王牌 第四季》《创造营2019》,三档节目都延续了此前作为头部综艺的火爆。

可是, “第二季”、“第三季”并非就是节目质量的保证,尤其是一些竞技类节目,随着选手资源的不断被挖掘,“第N季”中再难找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选手撑起节目的可看性,就只能各显神通,不断增加新的噱头,来勉强拉高收视率

比如湖南卫视的王牌节目《歌手2019》,虽然这一季加入了刘欢、齐豫、吴青峰等实力唱将,但过去的“现象级”综艺也明显力不从心,总决赛“歌王之战”以0.833的收视率,仅列收视榜第六。过去几年的《歌手》捧红了黄绮珊、邓紫棋、李荣浩等人,本季却再无黑马歌手。

《歌手2019》虽然请来了刘欢、齐豫、吴青峰等实力唱将,收视率依然欠佳

而《最强大脑》,改版后,节目风格大改,改为“选拔16-24岁有脑、有颜、有样的脑力偶像,组成少年天才战队,与国外选手PK。

一个以硬核科学知识服人的节目,演变成了“大型吃瓜现场”。原本的脑力竞技节目没有好选手,也不再那么严肃,反而不断曝出选手质疑、明星站队、掐架等。

2019年,无论“综N代”能否保持初心,都在担忧观众日渐流失。

3

网曝与网暴

综艺乏力,人设成为“风险投资”,最先“破产”却是明星

2019年娱乐圈的一件大事,是韩国女星雪莉去世。

雪莉生前被称为韩国SM公司的“小公主”,她有顶级美丽的外貌,和丰富的资源,原本被公司打造成一个“乖乖女”,但因为退团、拍魅惑照片、出门不穿内衣,遭受了网友的辱骂攻击。

雪莉想转型,想打破自己的“人设”,但是她发现自己被粉丝捆绑了。

崔雪莉曾在节目中表示自己并不是可爱的性格,想打破这种“人设”,却无能为力

在娱乐资本市场, 偶像是另一种特殊的明星,他们不一定是演员或歌手,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演艺作品,而在于满足粉丝的幻想。如果一个偶像打破了自己的“人设”,属于对粉丝梦想的冒犯,是“偶像的失格”

偶像若“失格”,粉丝何以待她?网友何以待她?轻则失望、脱粉,重则嘲笑、辱骂。

这样的事同样发生在中国。

TFboys组合成员王源,已经成年,考上了大学。但今年5月,他却因为抽烟,令大量粉丝“感到失望”,甚至脱粉。

王源被曝抽烟后,在采访中回应:“我觉得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其实我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我只能说我在镜头面前没有表现我假的一面。”

2019年的娱乐圈,网络暴力一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词语。其实它过去一直都在,但是今年被讨论得格外得多。

不仅因为雪莉的去世,也因为中国女星热依扎

热依扎是一个北京长大的哈萨克女孩,因为民族习惯和抑郁症,长期遭受网友的攻击。在今年11月2日,她连续转发200余条网友恶评,把那些不中听的话都给“挂”出来。

此前有过明星挂人事件,但没有像热依扎那样,连续挂人几百条的。 她以激烈的方式,把“网络暴力”的讨论推到了公众面前的人

舆论市场上的言论战争更激烈了。但是事情并没有变得更坏,而是提供了一个切口,让大家看清网络暴力的局面有多么复杂,生发机制是多么地坏。

但2019年,并不是完全沮丧的一年。

因为, 今年除了有一些遭受网络暴力的人,还有一些因为网络曝光,而受到保护的人

比如网红博主宇芽,在遭受前男友家暴后曝光视频,得到了网友的支持;比如一些受到性侵的女性,通过网络曝光,获得了法律援助。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但一个问题是:那些辱骂明星的网民,和那些嫉恶如仇、热心助人的网民们,是同一批人吗?

4

饭圈入侵

饭圈 女孩,无疑又是2019年的关键词之一。

2019年,饭圈女孩东征西走,影响力早就不用赘述。需要说一说的是,饭圈文化对其它各种文化的入侵

一些被视为小众文化的的粉丝群体,一些过去只停留在群体内的游戏规则,一些只有粉丝们才懂的行话,在2019年成为了人尽皆知的流行语言,比如“做数据”“打榜”“白嫖”。

饭圈的领域,早就超出了娱乐圈,扩展到了曲艺界、体育界和动物界。饭圈女孩们不仅喜欢说相声的,喜欢打乒乓的,甚至连熊猫也有了自己的粉丝军团。

拥有饭圈女孩的心,常常很简单。张云雷就因为一首《探清水河》,一句“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而成为相声界里的偶像派。

他有自己的粉丝来接机应援,演出开始前会有粉丝拿着应援物高呼“辫哥哥”(他小时候一直后面留着一个辫子)。而且,张云雷在台上唱曲的时候,和明星开演唱会的待遇无异,因为会有粉丝挥动着荧光棒和灯牌,郭德纲还因此调侃说:“ 我到死都没想到,你们听相声居然会带荧光棒!

张云雷表演时,粉丝会自发携带荧光棒和灯牌应援(图源:左上ID)

打开新浪微博的“萌宠”超话,排名第一位的就是生活在北京动物园的大熊猫萌兰,因为模样可爱获得了很多关注,数据显示相关话题已经有30.8万讨论和3.9亿阅读。

“胖幺幺儿肯定是睡懒觉来着。”

“幺幺儿:天天都上班,新年不可以多睡一会啊?”

每天,都有粉丝发出萌兰的生活照片,底下是无数关爱他的“干妈们”。他们关注着萌兰的一举一动,还会自发维护其权益。

曾经,因为动物园对熊猫展出场地进行调整,把萌兰的展出场馆挪给了另一只熊猫居住,引起了萌兰粉丝们的不满,他们认为是别的熊猫“鸠占鹊巢”,于是 两只熊猫的粉丝还在网络上进行了一番火药味浓厚的争吵,被指责决策失误的园方也卷入其中

2018年年底,熊猫“萌兰”的粉丝因展出场馆问题“手撕”北京动物园和另一熊猫“胖大海”,不知何时起熊猫圈中也有了饭圈文化

除了以上,饭圈女孩们出征的领域,还有很多,甚至还包括应对香港事件,守护“最好的阿中哥哥”。

饭圈女孩的身份是微妙的,其中藏着热爱,也藏着阴暗,藏着单纯,也藏着巨大的复杂。

而在2019年,娱乐圈用一整年的热搜,暴露出了明星 “人设”的原罪

它也通过一些网络事件,将我们的目光引向 复杂的人性,询问嫉恶如仇与网络暴力之间微妙界限;

它用惨烈的死亡让观众们 追究影视综艺资本的道德缺陷,让学者、媒体们 揭穿它“复制粘贴”、“辛苦无功”的困境;

它还让一些人看穿了 粉丝与偶像相互“饲养”的畸形关系,却又对一群人的狂热生叹

2019年的娱乐圈相比于2018,更为复杂,也发生了更多爆炸性的社会事件。

2020,娱乐圈又将如何演化?

我们退后一步,冷静以待。

南风窗,中国政经第一刊。

我们始终期待与你一起,

冷静地思考,热情地生活。

本文标签: 日本街舞男的

上一篇:但凡强求都是辛苦,有人惦记就是幸福
下一篇:王一博180,胡一天188,两人同框对比,是真是假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