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一下你的爱第9集剧情介绍

时间:2020-02-20  点击:
手机版

  借用一下你的爱第9集剧情

  喜乐请丽莎帮他选购一支送给子文的錶,丽莎挖苦喜乐送錶给子文是想锁住他,喜乐解释是因为自己摔坏了他的錶,所以才又买一支赔他。丽莎试探的问着白明俐的病情,喜乐如实的转达路医生的话,喜乐在此时对丽莎的防备心已降低不少。丽莎见状,心生一计,要测试喜乐的心意,于是故意将包包滑落在地。喜乐蹲下帮喜乐收拾时,发现了平安在应许河遗失的珍珠,才明白是丽莎用来整平安的诡计,喜乐气不过而责备丽莎,但丽莎以说中了喜乐的心结,并赌喜乐绝对不会向平安说出事实。

  叶晨领平安到玮真的坟前,平安不解叶晨用意,叶晨才幽幽地说出,这裡是她妹妹的坟。平安看了坟四周儘是白色的花,便了解了他与叶晨第一次见面时手上所拿的白花,是要用来祭拜妹妹玮真。也因为来看玮真,才使得下山的叶晨会与绑匪相遇,救了他与明俐。平安惊叹一连串的巧合,便真心觉得与玮真亲近许多。叶晨与平安也在此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病房内,明俐在路医师与叶晨的见证下重新修改了遗嘱,只不过,这次他没有嘱咐叶晨马上交给律师,反而是要叶晨先保管,直等到他吩咐的那天在送出文件。因明俐忌惮开幕会那天季世城给他的警语。她怀疑身边有内奸,却又一时无法证明。明俐还嘱咐了叶晨这段时间要多注意平安、喜乐的安全。

  平安、喜乐在厨房准备晚餐,喜乐踌躇着是否将珍珠的事告诉平安,最后她决定隐瞒事实。喜乐见平安未成形的珍珠项鍊觉得好奇,便脱口「珍珠」二字 平安以为喜乐是要提应许河那天的事,马上向喜乐表示会分期将钱还回。也认同喜乐的责备,说自己有在反省。喜乐一听,更觉羞愧,更不敢将丽莎的恶作剧告诉平安。平安话锋一转,提到叶晨那天带自己去看妹妹玮真,喜乐听着平安的叙述,脸色煞白。此时子文正好进厨房,没想过平安竟会把真相说出,子文大惊,赶紧踏入厨房打断对话。子文忐忑盯着喜乐的背影,喜乐已收拾好表情,回头面对子文,撑起一个牵强的微笑要大家赶紧上菜。

  明俐因身体不舒服,只吃了几口便回房休息。留下四人在餐桌,子文跟喜乐之间气氛怪异。用餐后,平安主动要替喜乐分担洗碗工作,却被敏锐的叶晨带走,单独留下两人。

  叶晨拉平安到后院,看到平安颈项的珍珠项鍊,以为又是季霍英送的,不觉露出吃醋的神情。平安白了叶晨一眼后,说明项鍊是白明俐送的礼物。叶晨微笑能体会白明俐的用心。平安也说出自己早已知道父亲不在世上的事,是自己的鸵鸟心态,以为不去面对,爸爸总有一天会出现。若不是那天叶晨载自己去见玮真,她也不会看见自己的不应该,最后平安笑着说玮真跟爸爸都不曾离开,而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看着他们。叶晨想到明俐便脱口说出「妳并不孤单,已有人在妳身边保护妳」的话。平安当叶晨是在安慰她。

  厨房,子文见喜乐整晚都在避开自己,终于忍不住将喜乐拉到外面将事情谈清楚。子文向喜乐承认玮真是叶晨的妹妹、是自己的初恋情人,说谎是担心喜乐想太多。子文解释后,随即拿出一枚戒指,向喜乐求婚。喜乐听着子文的解释后,也原谅了他,接受了子文的求婚。回到家的子文想到了喜乐答应自己的求婚,脸上的笑容渐渐扭曲,像是复仇就在眼前一般。

  明俐在房裡休息,喜乐拿着文件与新买的丝毯进房,正要离开时,见旁边的照片裡年轻的白明俐,而她戴的珍珠项鍊竟与今天平安戴的一样。明俐醒来,喜乐问起照片中的珍珠项鍊,明俐说这项鍊已是二十年的老东西。听完后的喜乐更加深疑惑,为何妈妈要把项鍊交给平安。没一会,喜乐想起子文的求婚,于是向明俐坦白。

  平安得知子文的求婚,真心的惊喜与祝福喜乐,也问了明俐的反应。只见喜乐沉默下来,觉得明俐对待自己出嫁的消息,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捨,喜乐对明俐的反应无法理解。平安觉得明俐的赞同让喜乐不用担心与子文的恋情会在遭受阻碍,反而是好事。平安正面的想法鼓舞了喜乐。喜乐将下半年度很重要的投标资料交给平安,要她准时送达,平安接下,保证完美达成任务。喜乐走出办公室,遇到正在逛街的丽莎,丽莎问喜乐投标书是否已给平安。喜乐回答是,但担心这原本要交给子文的资料,自己自作主张交给平安会不会有差错。丽莎告诉喜乐要让平安在经验中成长,喜乐同意了她的说法。

  平安刻意提早时间出发送标桉资料,却在路上被一路人撞到,幸好资料没有损伤。后,她遇到霍英,霍英好心的帮她将资料放进背包,并提议载她去送件。平安想了想后便上霍英的车。路上,霍英表示 GPS 带错路,平安见截止时间快到,决定下车用跑的到目的地。平安顺利的将投标时准时送达,面露喜色。但平安却不知道,投标资料已被调包。

  为了这次的投标桉,明俐是势在必得,企划部也是卯足了全力争取。但明俐也是想以此标桉来是探子文。因此,当她得知失标之后,直觉认为是子文在搞鬼,在旁的叶晨传达对方的意思,说送标的是一位女孩子,并且送去的资料是一迭白纸。明俐在知道是平安后,大惊。以为成功完成任务的平安,轻鬆愉快的走在回家路上,见卖鸡蛋糕的摊子,便买了叶晨、喜乐、明俐的份回家与他们分享。此时叶晨出现,看平安尚不知投标书被调换的事,也没先跟她透露,因为他相信白明俐会做出最好的处理。

  丽莎与喜乐约在医美中心,美其名是庆祝她即将结婚,但也只是拉拢喜乐的手段之一。随后,丽莎告诉喜乐平安送标失败的事情,也坦白了是因为自己在其中动手脚,也安慰喜乐「明俐对平安的重看,绝对会力保平安」,要喜乐不用担心。喜乐不高兴丽莎的作为,却也被丽莎戳中了心结,加上自己也算是同谋之一,又怕子文会因此事受牵累 喜乐虽气自己被季家人利用,却也无能为力。

  尚不知自己落入陷阱之中的平安一早到公司后便被企划部主管召去。此时,她才明瞭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但在听企划主管说投标书全都变成一迭白纸后,她知道自己被陷害了。但因为没证据,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外,还被当做是间谍被开除。

  平安失落的走在路上,遇上叶晨,叶晨知平安被解雇后惊讶于明俐的决定。看平安失魂落魄的样子,决定帮助平安一起找出证据。两人在监控室查那天平安被撞掉资料的那一幕,虽然有被监视器拍到,但却看不出资料有被动手脚。反而是平安提到那天霍英帮她将资料放进包包的事让叶晨起了疑心,但霍英的动作在画面上全被平安遮住,也无法判定霍英是否有嫌疑。而后,叶晨接到明俐的电话,明俐反常的要叶晨不要再插手此事。

  虽然明俐下令要叶晨不再插手,但霍英的举动让他怀疑,叶晨单独进入监控室,仔细的查明霍英的影像后,终于发现一个破绽,可以洗刷平安的清白。将画面收到随身碟后,叶晨离去。

  叶晨载平安回明俐家,见喜乐正在为平安求情,丽莎则是假情假意的应和喜乐,但暗地把过错推给平安。喜乐知道了丽莎的的坏心眼,因此并没有理她。叶晨也加入为平安平反,但白明俐的态度不复以往,要叶晨与喜乐别再为平安求情。明俐明白的指出,平安既做错事就要负起责任。一旁的丽莎也搧风点火,要平安儘快搬出白宅。平安听着心裡难受,迳自沉默。叶晨斥喝丽莎,并请她离开。丽莎气恼的离去。

  叶晨欲将随身碟给白明俐看,明俐才说出要藉此机会将平安远离商战。叶晨家,平安四处晃了晃,看到一纸珍珠首饰的设计草图,才发现是叶晨画的,此时平安不知这是这首饰是叶晨为她而设计的。

  子文至季家碰见正出门的霍英,两人寒暄一番后,霍英离去,并出门前掉了一份文件,子文捡起发现是平安被掉包的投标书。明俐和叶晨已经知道季世城暗中与几位股东接洽并笼络,但不知股东们的想法,明俐要叶晨继续观察。至于喜乐,她已经规划好在结婚时,以公司股份为她的结婚礼物作为补偿。明俐也说了,有叶晨在平安的身边确保平安一生能安全无忧,即使不和平安相认,她也愿意

本文标签: 街舞的例子

上一篇:六位帝狂玩演员表
下一篇:保密局的枪声演员表

街舞资讯热门